大渡口资讯网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被互联网大厂空运到印度的年轻人


文章作者:www.vivapinoy.com 发布时间:2020-02-09 点击:555



登陆印度公司为其员工安排了一个旅行日程。很快,简、刘若和几名女同事收到了从北京到新德里旅行的指示。

公司签证机构的效率非常高。数据提交后的三个工作日内,简拿到了一份全新的签证文件。从公司合作伙伴处预订机票和酒店更快,而且可以在十分钟内完成。

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登上了飞往印度新德里的航班。就在他们接到订单的四天前,13个小时后,他们就可以摆脱北京的寒冷天气。

她一走出机舱,热浪就扑面而来。建安觉得自己已经进入了汗室,她的五官对外界变得麻木不仁。在去候机楼取行李的路上,机场广播播放宝莱坞式欢快的舞曲,未命名的印度明星的广告贴在通道两侧的墙上,印度人穿着色彩鲜艳的纱丽进进出出。

新德里机场来源:难以置信的印度

简和几个同事对印度都是陌生人。他们一直怀着好奇心观察这个新世界。

当我走出机场的那一刻,我面前的世界又变了。出租车拉客区非常混乱。不同“派别”的私家车、出租车和黑车挤在一起。一群当地人穿梭在乘客中间,试图用带有浓重口音的英语招揽乘客。

建安和他的随从担心自己的安全,不敢随意跟随印第安人。他们试图用优步开车。地图显示附近的交通非常拥挤,被叫的汽车无法到达。

逛了一圈后,他们找到了一个小售票处,并成功地叫了一辆小出租车。

简拉着手提箱,和她的同事一起走向出租车,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一个矮个子、黑皮肤的印度男人突然出现在来帮简提手提箱的路上。她有一种不可抗拒的态度,但那个男人正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感觉很紧急,简大声喊道,并叫了出租车司机。在用印地语和那个人进行了短暂的谈判后,司机拿回了手提箱。后来,司机向简解释说,这个人也在招揽顾客,这是他们通常的方式。

这让简非常害怕。

机场离新德里市区很远。他们在一辆小出租车上颠簸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在印度时间凌晨1: 30到达酒店,也就是北京时间23: 00。

公司对去印度旅行的员工很慷慨。不仅旅游补贴可观,他们还住在新德里的五星级酒店。

然而,困扰他们的事情很快就出现了。

第二天刚醒来,简发现公司的海外公关部门给所有在印度旅行的人发了一份紧急通知: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冲突正在升级,请与所有旅行的同事保持联系,注意自己的安全。

根据参考报道,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的冲突升级,双方在2019年2月27日进行了激烈的空战。在此期间,经验丰富的老同事指示简和她的团队,如果有人在外面问他们,就要妥善隐藏他们的身份。

这个南亚次大陆上的陌生国家仍然需要简来适应。

从公司到印度的所有商务旅客基本上都住在同一家酒店,所以一起通勤很方便。冲突发生的那天,简和她的同事聚集在酒店大堂准备出发。她惊讶地发现,女同事穿着令人惊讶的制服:头上戴着帽子,脸上戴着面具,穿着男式t恤和牛仔裤,都没有化妆。这与建安印象中的北京漂亮白领大不相同。

她也是其中之一。

这时,她突然意识到,被主要互联网工厂派往印度出差的人中有70%是女性。

这些女孩大多出生于1990年至1997年间,曾在欧洲、美国和澳大利亚留学。在加入这家大工厂的初期,他们都服务于英国、美国、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等海外产品。在印度离岸产品的潜力已经爆炸,并已被提升到国际高质量市场的时候,它已被转移到一线海外运营商的位置,以实现公司的最新蓝图。

他们经常不得不在新德里和北京之间来回穿梭,过着普通人难以理解的“双城生活”。他们不能随意出去

然而,这样的场景只出现在中央商务区的公园里。

下班后,简和她的同事一起骑车回酒店。一路上,窗外的景象像穿梭在时间和空间之间,从现代城市到城乡的小城镇,再到眼前的荒凉。许多印度人衣衫褴褛,住在街道上简单搭建的帐篷里。

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但是只有20分钟的车程。

大多数海外印度运营商过着“酒店公司”的两点一线生活。下班后,他们的陪伴和相互聊天被认为是为数不多的消遣之一。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印度人都像简一样神经过敏。其他人在这片热情奔放的土地上感受到了爱和希望。

像印度人一样生活

“我一直相信一个词:只有当你的眼睑贴近地面时,你才能看到草根。”陈愉是一所实用的学校,不喜欢坐在办公室里。

他来自江西,先后进入了科技巨头川音和金利。2015年从研究生院毕业后,他开始在非洲做市场研究。尼日利亚、东贝利、西非的肯尼亚、北非的摩洛哥和埃及都有他的足迹。在此期间,他还去了中东和南美。

走过20多个国家后,他将在2016年关注印度。

“印度是一个超级物有所值的市场。自2015年底以来,我一直密切关注此事,并将从2016年起一直居住在那里。然而,在那个时候,我没有考虑印度之后的互联网热潮。这更是我自己对跨文化事物的兴趣。”在印度呆了将近四年后,陈愉经常在印度的城市和乡村散步。

印度街头烹饪资料来源:回答者陈愉提供了

他是时代的见证人,见证了印度近年来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6年11月8日,印度总理莫迪向全国宣布废除纸币的法令,在全国引起轰动。根据财政部的指示,在11月11日至12月30日期间,银行可以储存被废除的货币。一旦季节结束,纸币将变成废纸。

印度各地的银行门口排着长队。陈愉没有提前下班,但每天经过银行大门时,他仍然感到震惊。

大多数人都遇到过银行缺乏新的货币供应的情况,银行开门后不久就关门了。一些不能兑换新货币的人在银行门口闹事,砸烂银行,造成混乱。

在此期间,有一个明显的趋势。由于现金供应不足,Paytm立即站了起来!

Paytm在印度相当于支付宝。陈愉说,这意味着印度的移动支付时代即将到来,“每个人都在使用Paytm,我们也在使用它。”

纸币报废后,Paytm抓住商机,积极寻找合作伙伴,简化支付流程,并向印度小商店派出多达10,000名培训师,教店主如何使用Paytm将移动支付推向地面。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Paytm已经在印度吸引了2.25亿移动钱包用户,全国约有500万商家支持Paytm支付。其首席财务官Madhur Deora宣称Paytm的竞争对手不是信用卡,而是现金。

在这个大事件的背后,有一个大型的中国互联网工厂。

早在2015年9月,阿里巴巴及其蚂蚁金服就对Paytm进行了战略性投资。根据老虎嗅觉的报告,阿里和蚂蚁金服共持有Paytm的股份。

从那时起,中国的互联网巨头已经从幕后走向前台。许多远洋产品,如Tik Tok、Helo、Bigo Live和VMate,已经开始涌入印度市场。陈愉也从移动硬件公司转移到互联网巨头。

他的足迹也深入到了印度正在下沉的市场。

陈愉去过印度生活条件相对困难的偏远地区。他说他住在最好的酒店,毛巾是黑色的,蟑螂到处都是。在哈比尔州的首府巴特南,很难买到汽车。一个人不能走路,只能在街上骑着三轮车,和8到9个印第安人挤在一起。当司机看到他时,他会咧嘴笑着说“欢迎来到印度”。

当地人经常使用的三轮车

陈愉并非不知道普通人难以忍受的艰难困苦,但他有自己的“适应方法”。

许多去印度出差的同事抱怨当地的食物不能食用。陈愉向同事们介绍了他的“饥饿疗法”。

“我会让自己保持饥饿。例如,我是苏

“也许我的个人体质更好,没有那么多问题。在印度,非洲没有疟疾的风险。”陈愉说,他已经走过了世界上的许多地方,印度是一个他认为宽容的国家,人民简单善良。

科摩罗角的当地人聚集在一起观看日出。受访者陈愉提供了“他在那里的那一天,实现了他年轻时用剑作战的武术梦想”。

无论建安和其他人在印度完全不习惯,还是陈愉在当地如鱼得水,无忧无虑,他们仍有工作要做。他们需要与印度运营团队合作,实现离岸产品的真正本地化。

是时候再次交周报了。简安一打开同一个项目团队中他的印度同事的每周报告文件,里面就什么都没有了。

是时候再次交周报了。简安一打开同一个项目团队中他的印度同事的每周报告文件,里面就什么都没有了。

简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文件是空白的。她没有直接问原因,而是提醒小组中的另一方尽快交周报。

写周报需要从产品的背景转移数据。另一方私下给简写信,要求她自学后台查询数据的过程和方法。事实上,简以前已经教过彼此很多次了。

刘若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我真的不明白!这些印度同事真的无法学习,还是故意反对我们?”刘若说,除了手拉手教同事,她还写了非常详细的插图,但他们仍然会反复问同样的问题。

自从接触印度市场以来,公司几乎每天都有中国员工从北京到印度值班。他们需要在现场指导印度方面并与之合作。北京总部也将通过视频通话与印度团队保持信息同步,但双方的合作和工作效率并不令人满意。

Ziang和他的印度同事有着良好的私人关系,他也知道这一点。

紫昂擅长社交。当他第一次搬到印度市场时,他曾经觉得自己的英语不是很好。此外,他的印度英语口音很重,很难理解。然而,下班后与印度同事见面聊天后,他很快克服了沟通障碍,顺便进入了印度队。

最初,他们负责的海产品在印度突然着火,超出了公司的预期。该公司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但它仍然决定迅速投入人力和物力来扩大当地市场。紫昂、刘若和建安是公司在短时间内召集的“紧急部队”。

印度的雇员也是“应急部队”。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突然从当地主要的媒体公司(可以理解为传统媒体)转向中国互联网巨头印度分公司。

在此之前,他们的工作条件缓慢而保守。如今,节奏快,强度高。一切都符合科学技术的前沿,它们之间有很大的差距。

他们就像2016年左右的中国传统媒体人。当他们在过渡期间进入互联网时,他们感到困惑、紧张和不知所措。他们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适应一套全新的规则和游戏方法。光是转身是不够的,思维和方法也应该改变。

短期培训无法弥补印度同事之间的差距。在中国工作场所使用基本的办公软件如Word、Excel和PPT是一种流行的技能,但在印度还没有普及,基于这些基本技能的培训已经无用武之地。

离岸产品的本地化在中印团队的拉锯战中继续。

北京团队想尽一切办法分解工作内容,使其更易于理解和最大限度地操作。同时,也在不断完善对印度团队工作的评估和监督机制。

在这个过程中,印度队并没有停滞不前。他们还试图跟上北京队的思路。

“我不得不说,工作量正在增加,我们正在迫使他们取得进展。因为一个产品在其成长时期,当平台很大时,自然会有许多小事情向外发展,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子昂说。

产品在增长,印度团队的工作量也在增加。一些印度同事向子昂抱怨工作压力很大,但是他说

Ziang上任后的第一个项目是将IPL(印度板球超级联赛)的相关内容应用到他所服务的海外产品上。板球起源于英国,虽然被称为“贵族运动”,但在欧美国家并不流行。从英国引进印度后,它在印度变得很受欢迎,成为印度人最关心的体育赛事。

IPL也是所有印度内容产品,争夺体育资源。

印度最受欢迎的运动:板球来源:印度今日”与其他球队不同。板球比赛的操作涉及版权。整个产品线处于快速增长阶段。没有专门负责体育版权的人。因此,紫昂负责与外部沟通相关的事宜。

“那段时间真的很艰难。现在是北京起床的时间,印度睡觉的时间,持续了大约四个月。”他说,“我不仅要对外部版权负责,还要对整个集团的内部运作负责。我需要与所有各方确认车站内体育亭的资源。”

Ziang对板球知之甚少,所以他只能求助于印度队,利用他们的专业知识来推广IPL项目。他知道什么样的板球内容是好的,但是他们对板球了解不多,他们对这个项目的帮助非常有限。

向外界寻求帮助是无效的,子昂开始独立探索。

他发现,虽然他服务的海产品中使用印地语,但只要有一套内容规则,判断站内内容和创作者的素质就不需要完全依赖于语言。

“这件事其实很简单。甲发了一句话,乙发了一串话,丙不仅发了短信,还发了自拍,并主动参加了话题讨论。d更糟糕。他不仅编辑了明星视频,还在球场上打板球,自己拍摄下来,并上传到我们的话题讨论中。”这种方法的一个特点是,发送更多内容和表单的人很可能是高质量的创建者。

这是他用数据摸索出来的操作经验。

中国的海外业务正在以接近“野蛮增长”的方式实现自我驱动和变革。他们一直深入南亚次大陆,探索当地文化和用户习惯。

中国的互联网巨头航行到印度,不仅仅是为了产品本身,也是为了那些携带巨头基因并具有互联网行业鲜明特征的一线员工。在大型工厂的工作经历让他们全副武装地走向海外,从零开始用同样的想法,去创造一个“印度大型工厂员工”的发展计划。

但是齐心协力向前迈进可能是中国和印度队在现阶段无法逃脱的命运。

逆流而上还是下沉

“我觉得自己在下沉。”简的一个同事对她说。

在前线工作很长时间后,许多人会感到上气不接下气,就像一直在海里潜水一样。除了翻译,只有两种选择:上游和下沉。每个人都害怕下沉,但是“下沉”现在是整个互联网行业的主题。

巨人已经瓜分了国内一线和二线城市的市场份额,并开始穿越正在下沉的市场,“争夺大量红包”、“淘宝盖楼”和“春节期间收集生肖卡”。各种各样的在线活动为互联网巨头吸引了许多三、四级城市用户。

当中国下沉的地区被一举占领时,互联网巨头开始放眼更广阔的“国际市场”。从地理、历史和文化的相近性来看,南亚次大陆和东南亚是最好的选择。

“下沉还是游泳(上游还是下沉)一直是互联网公司纠结的选择。这些市值估计高达数百亿英镑的大公司只会觉得下沉不够快,必须潜入深海。”建安的同事曾经描述过这个互联网巨头穿越下沉市场的情况。

南亚次大陆、南美和东南亚被称为“蓝海”,只要互联网还没有在世界上得到充分发展。这些地方蕴含着巨大的经济效益。

在蓝海,互联网公司不断复制中国的成功产品。本地化后,它们在国外再次爆炸。

那些被互联网巨头空运到“蓝海”的人在上游还有机会和力量吗?

"我一直计划离开,我一直准备离开。"许多印度市场,包括简氏市场,

如果你去印度旅行很长时间,你可以得到很高的旅行津贴和薪水,这可以“超过”你的大多数同龄人。然而,在印度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这已经成为他逆流而上的动力。

只是,这种状态能持续多久?

主战场的热度总有一天会消退,印度市场的互联网整体形势也会因大工厂被杀而趋于稳定。那时,这些前线海外行动应该去哪里?

印度海外市场的许多人已经有了这种职业危机感。

他们面前有三种可能性:第一,在印度市场取得一些成就,成为一个能够领导产品项目的人;其次,随着大型工厂人员的变动,他们消失在了离岸行业。第三,跟随大工厂的脚步,继续开拓更广阔的市场,如非洲。

“整个离岸产业实际上就像一场游击战。委婉地说,我们是破浪者。但事实上,我们也是受害者。”子昂用两个词来定义他的身份。

即使他的收入不错,他也不知道他能牺牲多久。他在这个行业看到的现实足以让他重新审视自己目前的职业生涯。他有足够的勇气继续下沉,还是愿意及时停下来?

目前,支持子昂留在离岸行业的驱动力之一是,他一直支持并理解他的顶头上司。这位老人从事海洋产业已经五年多了,在每个人眼里,他是一个“注定永远是海”的人。他也是一个已成家的中年人,离开这个行业将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但我认为报答他的最好方式也许不是做他。"说这句话,子昂带着失落和无助。

对于这群潜水员来说,上游成本也非常高。

如果想成为国内市场,海外业务很难被认可。业界普遍认为,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之间存在天然的壁垒。海外市场积累的互联网经验无法顺利移植到国内产品上。即使简历上写着“我已经生产了1亿级DAU印第安产品”,这在家里也算不了什么。

许多从大型工厂海外产品线辞职的人都有这种认知,甚至被概括为“市场价格”。

上游还是下沉?逐渐成为一种集体焦虑。

然而,这种焦虑并不存在于更多“被排斥”的人群中。

在最初的“一人”扩张之后,陈愉在印度的团队逐渐成长起来,包括中国人和印度人。他们不断用脚测量印度的每一寸土地。无论他们去哪里,他们都加深对当地人民的了解,去学校、集市和寺庙观察和丰富他们对印度的知识。

有人与众不同。

简没有让这种焦虑伴随她太久,决定离开。辞职后的四个月里,她在互联网行业找到了92份工作,所有国内产品工作的简历都被撕毁了。她采访的所有工作都是海上作业,她最终提供的所有工作都在印度市场。简突然意识到她在这个行业的下一站可能是印度。

她非常困惑,她的家人救了她一命。算命师预测,如果建安坚持下去,他将来肯定会成为业内的“小名人”。

简认为这个预测很荒谬。她想起了一位前同事曾经说过的话:“我们非常像那些在透明盒子里不停滚动的双色球。不一定该轮到我打滚了。”(编者赵思强对本文也有帮助。本文中人物的名字是假名)(本文作者是沈丹阳,来自刺猬公社。信息技术老板已经由作者授权,并由编辑出版。本文中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代表信息技术老板的观点。)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信息

——

下一条: 基层放量激增IVD市场,8家营收超亿元的IVD头部企业将钱投向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