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渡口资讯网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蔡昉:美国中产阶级群体在萎缩 两极化会越来越严重


文章作者:www.vivapinoy.com 发布时间:2020-02-01 点击:644



新浪财经新闻“中国制造2020论坛”于2020年1月11日在佛山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芳出席并发表讲话。

在蔡芳看来,中国制造业占“先老后富”的33,354%。在富裕之前,制造业开始在一定程度上萎缩。

分析原因,蔡芳认为,随着我国劳动力供给开始减少,农民工流动速度放缓,一些地区劳动力短缺导致制造成本上升。因此,制造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例已经下降。

蔡芳指出,一些国家民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国内制造业萎缩,甚至一些地区和城市制造业完全“空心化”。

“如果一个国家或地区没有制造业和制造业的不断升级,实际上就没有中等收入群体,”蔡芳说。“美国的中产阶级正在缩小和消失,这意味着我们变得越来越两极分化。两极之一是高端。例如,在美国这样的地方,最好的人才也在这里。然而,还有另一种两极分化,即低端服务业总能吸收就业。这很好,但是直到有一天机器人取代了我们,它才需要升级。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在那之前,这部分永远不会升级,工资不能提高,他看不到他的社会地位在他的余生是否会得到改善,也看不到他的孩子是否会有社会流动性。因此,这样一个固化的社会实际上是一个社会分裂,甚至是政治问题的边缘。这是世界面临的共同问题。”

以下是演讲稿:

蔡芳:李部长、朱市长、各位领导、商界代表、媒体朋友,早上好!

李部长(李钟毅)是工业互联网发展的专家。我只能从宏观角度分析中国制造业的未来前景和我们自己的选择,主要是做一个经济分析。

国家对粤港澳大湾地区的定位有很多方面,其中最重要的是进一步深化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加快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不断提升新兴产业和制造业的核心竞争力,快速发展数字经济,加快金融等现代服务业的发展。这是我们的立足点。也就是说,就我们的企业或行业而言,我们所说的是中国制造的,中国是未来中国经济的重要支撑点。因此,我们应该把眼光放高一点。

中国制造业的现状如何?我们过去谈到人?谑保苁撬抵泄跋壤虾蟾弧薄W艿睦此担丝诶狭浠欠⒋锕业淖ɡ诮敕⒋锕医锥沃埃颐且丫巳丝诶狭浠O衷谌梦依从τ靡幌拢泄闹圃煲狄灿龅搅恕跋壤虾蟾弧钡那榭觥R皇侵圃煲档谋戎亟毡橄陆担谔囟ǖ姆⒄顾缴纤祷啊5颐窍碌锰纾栽谖颐潜涓恢埃圃煲悼嘉醯揭欢ǔ潭取A硪恢止鄣闶牵泄圃煲档墓缢ネ擞肴丝凇跋壤虾蟾弧庇泄亍R簿褪撬担颐堑睦投┯缍倘保ぷ噬险枪欤档土酥圃煲档木赫捅冉嫌攀啤?

经济发展有许多曲线。我们经济学家喜欢画曲线,“倒U型曲线”表明,在一个事物第一次上升到峰值后,它会下降。事实上,制造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长期趋势也是“倒U型曲线”。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经历了从制造业的最高比例到最低比例的趋势。我们选择中等收入国家或中等收入陷阱国家阿根廷。这也是一个从制造业到最低比例的过程,这还为时过早。自2006年以来,中国制造业比重也出现下降趋势,而且这一趋势仍在下降,这是一个“倒U型曲线”。“倒U型曲线”的变化趋势似乎可能

让我们看看我们是否有些早熟。根据数据,美国制造业的比例在1953年达到顶峰,然后下降。1953年,按目前可比价格计算,美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16,000美元,农业劳动力所占比例仅为7%,这意味着它已经成为一个相对发达的国家。各方面都可能具备制造业比重下降的条件,这意味着制造业比重下降的前提是高端制造业的提升。

日本制造业从1970年左右的最高点开始下滑,当时日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超过18,000美元,其劳动力比例下降到相对较低的水平,约为19%,即从一个成熟的制造业趋势。我们知道,在衰退之后,美国和日本仍然是主要的制造国,但它们并没有以很高的比例获胜。我们仍然称它们为“主要制造国”和“主要制造国”的原因是因为它们的高端制造业。

我还选择了两个中等收入的代表,33,354阿根廷和巴西。他们后来开始下降。他们的收入约为中等收入水平的6000-7000美元,农业劳动力水平为30-40%,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相对早熟的制造业的下降。对中国来说,当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3000美元时,就有下降的趋势。我国农业劳动力的比例高达27%,显然还为时过早。

为什么我们制造业的比例在下降?这是因为我们的劳动力供应开始减少。农民工的转移速度已经开始放缓,劳动力相应短缺。珠江三角洲最清楚劳动力短缺导致工资上涨,因此制造成本上升,制造比例下降。这三者密切相关。我说过这是一条腿的效率,也就是说,决定我们制造业发展的优势是用两条腿,一条腿是比较优势,也就是你的劳动力成本,另一条腿是看规模经济和聚集效应,这我以后会向你展示。

我们制造业比例过早下降有什么错?让我们来看看初级、二级和三级生产的劳动生产率。第二生产的劳动生产率明显高于第一生产农业,也明显高于第三生产。这意味着如果二次生产下降得太快,劳动生产率将转向一次和三次生产。也就是说,中国的劳动力正在下降。到这个时候,中国的经济不能依靠生产要素的积累和投入,而必须依靠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此时此刻,生产率增长将有放缓的趋势。因此,它对我国经济的长期增长产生了负面影响。

看看过去几年中国经济增长率的构成。初级生产基本保持小比例,不变。第三产业的相对比重有所增加,第二产业的比重有所下降,绝对值也有所下降。这意味着经济增长不能保持在原来的速度。同时,这也表明我国经济增长质量没有相应提高。显然,我们已经增加了很多,但与我们的预期仍有很大差距。

那么,让我们来看看中国制造业的未来潜力。事实上,我们现在已经看到制造业逐渐从沿海地区、珠江三角洲和长江三角洲转移到中西部地区。这一趋势已经发展了许多年。转移的驱动力是什么?如前所述,制造业的发展及其发展的地点和聚集的地点取决于两个效应:一个是比较优势效应。从成本上看,土地成本低,劳动力成本低,劳动力充足。他关注的是哪里。从这个角度来看,与其他早期工业化国家和地区相比,我们有这个优势,所以制造业流向中国。但是在中国,它是定居在沿海地区还是中西部地区?显然,中部地区的劳动力更便宜,土地更多。为什么它没有流向哪里?

因为还有第二个因素决定了制造业的布局,

为什么过去几年我们有制造业转移的趋势?然而,这一趋势并没有注定。我们过去在中国有人口红利。随着劳动力的短缺和人口的老龄化,我们会继续遵循成本曲线还是会上升?上升意味着我们有了新的集群效应,在吸引制造业再集群的同时,也起到了升级的作用。显然,我们,包括佛山、广东、香港、澳门和海湾地区就是这样一个地区。

广东、香港、澳门和大湾地区的比较效应最强。同时,当许多学者比较时,他们说我们的大湾区有不同于其他大湾区的优势。我们最大的优势没有提到,那就是广东、香港、澳门和大湾地区是一个与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相连的经济体,这意味着我们仍然有一个优势。我们的劳动力转移还没有结束。

随着经济的发展,农业劳动力的比重在下降,但中国还没有下降到那个水平,这意味着我们还有大规模的农业劳动力要转移。这种转移为中国制造业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时间窗口。我们仍然可以利用一部分人口红利,并给我们足够的时间进行升级。当然,我们不认为我们不着急,但是优势仍然需要利用。因此,应该利用聚集效应和比较优势的优势,但这是你所独有的。如果你不使用它,那将是极大的浪费。你的制造潜力,无论是发展潜力、扩张潜力还是升级潜力,都没有得到充分挖掘。

第二,胡焕勇的线着眼于聚集效应。从中国画的线条中,我们可以看到光。沿海地区最亮,珠江三角洲地区、广东、香港、澳门和海湾地区也最亮。第二行是什么意思?不仅仅是灯光,还有你的基础设施、经济活动、人才集中等条件。同时,我们也把中国的整个地图,胡焕庸线,作为一个整体来看。我们还有广阔的中西部地区,为我们提供了充足的劳动力和巨大的市场。因此,这是中国的独特优势。同时,我们现在的农民工可以选择在城市工作或生活。他的基本公共服务越来越准确,但与当地工人仍有差距。因此,我们应该创造更好的条件吸收农民工,充分发挥我国人力资源的比较优势。

事实上,我们更仔细地观察世界经济。我们知道世界经济正处于动荡之中。这个国家正在制造麻烦。那个国家正在走向民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总的来说,全球化正在逆转其进程。这是什么原因?一个重要原因是,在许多发达经济体,它们的制造业正在萎缩,甚至在一些地区,城市经济也在萎缩。一旦制造业转移,它就完全空了。

我们仔细观察,如果一个国家或地区没有制造业和制造业的不断升级,实际上就没有中等收入群体。在西方,没有中产阶级,美国的中产阶级正在缩小和消失,这意味着我们越来越两极分化。两极之一是高端。例如,在美国这样的地方,最好的人才也在这里。然而,还有另一种两极分化,即低端服务业总能吸收就业。这很好,但是直到有一天机器人取代了我们,它才需要升级。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在那之前,这部分永远不会升级,工资也不会提高,他看不到他的社会地位在他的余生是否会提高,也看不到他的孩子是否会有社会流动性。因此,这样一个固化的社会实际上是一个社会的分裂,甚至是一个政治问题的边缘。这是世界面临的共同问题。

因此,要发挥我国中西部广大地区的优势和制造业的发展,必须优势互补,充分发挥珠江三角洲地区和粤港澳海湾地区的优势,充分利用中国富有活力的多元经济,充分转化为自己的优势。

最后,我们必须做自己的事情。重要的一点是尽快将制造业提升到价值链的位置。在

编辑:梁斌SF055

下一条: 女人常吃紫色食物,延缓衰老又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