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渡口资讯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赵晓光专访矽睿科技CEO孙臻:传感器是未来世界的核心


文章作者:www.vivapinoy.com 发布时间:2020-02-06 点击:1515



运动传感器有着悠久的历史,始于军事工业,如火箭。在德国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V2导弹火箭首次开始使用加速度陀螺仪制造惯性导航系统。随后,所有运动设备,如汽车、机器人和工业物联网中的一些设备,都使用运动传感器来感知其动作。

过去,这些传感器通常采用非半导体方法制造,其特点是精度高,但体积大,功耗高,当然成本高。自2000年以来,微机电系统一直被用作运动传感器。微机电系统被称为微电子机械系统。它基本上是一个微机电系统。机械系统的结构原理与一些最初使用的大规模非半导体器件相同。这是一个机械装置。加速度计感测物体的平行运动。陀螺仪测量物体的旋转,上下、前后、左右。通电后,陀螺仪稳定高速旋转。角度变化可以通过物体的角度变化来计算。

采用微机电系统后,结合半导体的制造能力,整个运动传感器发展非常迅速。其核心特点是体积小、功耗低、成本极低,因此在消费市场得到了广泛应用。

赵晓光:继智能手机之后,我们的分析师对明年智能手表的发展尤为乐观。孙总是怎么想的?

孙珍:继智能传感器之后,可穿戴设备无疑是一个爆炸性的大市场。因为智能手机从电话开始就为这种基本的通信功能增加了许多智能功能,但可穿戴性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它从人们最初的需求出发,更适合人们对使用电子产品便利性的需求。例如,在可穿戴产品中,有许多对人的身体和运动状况的测试,包括身体体征,所以它是更以人为本的产品。

可穿戴产品实际上已经出现很长时间了。像菲特比特这样的一些美国公司在7-8年前很早就开始这样做了,但是他们并没有很快起床。我认为有几大原因。首先,当时的硬件技术还不够好。第二,通信技术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现在5G平台上的可穿戴传感器技术包括了我们的运动传感器,功耗已经大大降低,包括单片机、蓝牙等。我认为与七八年前的差异和进步非常大。

耐磨性现在不仅仅是可穿戴的。事实上,它与手机已经形成了非常密切的关系。大量的计算可以通过手机完成,但是一些与人相关的非常个性化的计算在可穿戴设备中完成。包括你的手表在内,手表与TWS耳机相结合,形成一个闭环。人体体征的检测,包括一些简单的通信,可以很好地完成。

对于消费者应用:位置、物理和空间信息至关重要,而运动传感器实际上是最重要的基础。

赵晓光:除了智能手表,还有什么其他消费应用?

孙珍:除了手表、耳机等,还有很多消费应用。我们将其定义为一类工业产品,如清扫机器人和pos机。现在越来越多的运动传感器安装在pos机上跟踪它。我相信这一概念将很快大规模应用于高价值物流。

与此同时,目前所有智能家居相关应用,包括智能门锁,也越来越多地配备了一些基于运动传感器的定位传感器系统。

赵晓光:在消费者应用方面,过去竞争激烈,价格迅速下跌。孙翔总是怎么看待未来的价格趋势,思睿是如何应对的?

孙珍:价格竞争当然是消费市场永恒的主题,但我个人觉得传感器提供了两个概念,一个是功能,另一个是性能。越来越多的应用与性能有关,良好的性能需要更精确的传感器,否则下面的专用集成电路处理将更加复杂。过去,移动电话应用不需要主要在功能级别的传感器,也不需要高性能。人们可能只是追求低价。然而,随着对性能要求的提高,传感器的未来趋势将在性能和价格之间找到合适的平衡。

赵晓光:孙翔总是指精确度还是其他性能?

孙珍:传感器的性能涉及两个方面。首先是单个传感器的准确性。秘书

孙珍:耳机肯定会是智能产品的大市场,因为基本上,你可以看到手机、手表和耳机完全与人的眼睛、耳朵和感觉相连。耳朵是非常重要的部分。在这一部分检测运动睡眠的需求不再是传感器技术的问题。

当然,目前TWS耳机主要集中在耳机本身的功能上。就像手机的开始一样,每个人都关注手机和通信的基本功能。然而,这款耳机将逐渐集成更多的传感器,包括光传感器、加速度传感器,或者现在的加速度陀螺仪。通过将心率检测等功能与一些算法相结合,可以完全实现刚才提到的运动和睡眠等体征信息的采集。

赵晓光:运动传感器将来会与其他传感器集成并以模块化方式发展吗?

孙珍:我们相信模块化传感器无疑是一个方向。随着物联网的出现,它在每个单元上的基本配置需要通信配置和算法配置。这种配置是基础。如果其中有更多的传感器模块,可以接收更多不同的信号。当然,生成的数据量和价值会更多。

思睿科技和许多传感器公司的区别在于,其他公司经常制造传感器,而我们制造组合传感器。组合式传感器的一个方向是有几个不同的传感器,另一个方向是我们也在传感器上组合了基于ARM的微控制器(ARM Base MCU),包括蓝牙,形成这样一个用于生成数据、计算数据和传输数据的模块。从模块化的另一个角度来看,就是进一步扩展传感器的一个天线。例如,对于城市导航来说,除了运动传感陀螺仪之外,还需要将磁传感器组合在一起做融合算法,这样可以有更好的定位。

关于手机的趋势:将会增加各种新的传感器应用

赵晓光:孙翔总觉得除了手机上目前的传感器之外,未来最有可能在手机上增加什么类型的传感器?

孙珍:我想手机上增加了新的传感器。首先,有可能充分利用像移动电话这样的大型计算平台。第二,一个新的功能是由一个相对较大的设备,如移动电话承载的。

例如,就视觉而言,也许我们会把所谓的非智能红外传感器放在上面,你会有一些新的感觉,比如在非常黑暗的地方看到图像。此外,现在有一些新的传感器功能,如手持式超声波,它是否会被添加到这一点,基于手机作为硬件,以真正实现家庭使用的效果。

我们现在也有很多运动。我们通常去健身房,让教练教你,但是当我们回来的时候,我们自己做很多练习,我们不知道它们是否准确。如果一些传感器附着在身体上,而移动电话提供计算、模拟和校正,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应用。

赵晓光:孙总是说得很好,事实上,这是数据输入和应用的更深层次的结合。例如,手表测试我们的心跳和心电图,但是这些数据代表什么需要进一步的数据分析和处理。下一个问题,你如何看待医疗相关传感器在消费者层面的应用?

孙珍:刚才我谈到了,例如,手持式超声波。这就是我们所定义的消费医疗应用。我还定义了一类工业应用。什么是工业应用?该产品对传感器的性能要求与工业产品相似,但不需要像工业产品一样提供10年、20年和30年的可靠性。它是一种供消费的工业产品,其成本无法承受工业产品这样高的成本。因此,它介于工业和消费之间。我们把它定义为阶级工业。你刚才提到的医疗,消费者医疗也是这样一个概念。包括刚才提到的手持式b超探头,它基本上是由微机电系统技术结合压电材料制成的探头。它有一条连接到手机的数据线。手机提供强大的计算能力,使b超功能在以传感器为中心的手持设备上得以完成。

赵晓光:手持式超声波主要用于什么?

孙珍:正如血压计进入家庭一样,手持超声波也将是进入家庭的一个重大突破。简单地说,你可以测试许多必须去医院测试的项目。此外,目前正在开发的家用血糖测量设备也是手持式的。传统的血糖测量需要刺血来测量血糖。然而,现在传感器像胶带一样附着在人体皮肤上,通过测量表皮上约10微米的体液分布就可以了解血糖。

在医疗应用中,更难的是算法,因为人体是一个系统。无论我们使用哪种单一传感器来测量生命体征的一部分,光是这样的测量信息并不容易准确地反映身体的变化。如果有不同的传感器,测量不同的数据,并通过算法融合,我们有机会产生更准确的身体状况描述。

不久前大家都在谈论的中医脉诊仪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中医运用脉诊和不同流派的脉学理论来了解人的身体状态。我们还研究了这种传感器系统。我们使用压力传感器矩阵来测量手部三个部位(即寸/关/池)微弱血流的流体动力学特性,然后与运动传感器相结合,将物理现象转化为一组数据。然而,我们不知道数据实际上反映了什么样的身体变化。我们需要将这些数据恢复到原始的物理状态,将脉诊理论与中医相结合,并反映人类的生命体征。这个过程就是算法的过程。

赵晓光:你觉得虚拟现实和现实中的应用怎么样?

孙珍:AR和VR是概念上提出得比较早的产品。已经很多年了。他们为什么没上来?两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一是没有5G,所以没有办法传输大量数据。当然,这些数据不可能变得非常有价值。其次,人们对此感到不舒服。因为增强现实(AR)和虚拟现实(VR)产品主要与人眼和运动平衡系统有关,所以人们对这种精度变化非常敏感,很容易出现头晕等不舒服的反应。运动传感器在这类应用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尤其是惯性测量单元。我们有一个在谷歌的白日梦中使用的惯性测量单元。

赵晓光:我们认为苹果手表将来会采用血糖测试。孙总是怎么想的?血糖测试的原则是什么?

孙珍:实际上有很多不同的方法来测量血糖。传统测量通常需要采血。手表等可穿戴产品通常使用光学方法测量血液中某些元素的光谱变化,以实现血糖检测。然而,代表血糖的光谱信号相对较弱,如何使用任何波长的光以及如何有效地使用是一个相当大的机理研究。我认为一个装置,不管是手表型的还是手镯型的,或者是一个测量血糖的单一产品,如果不需要采血就能实现的话,是一个非常好的产品。

赵晓光:刚才提到的中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电视社会化后,我们对远程医疗的应用持乐观态度。

孙珍:电视社会化后的远程医疗将对推动中医药的普及起到积极作用。事实上,中西医最大的区别是西医是可以量化的。人们可以拍x光照片或心电图照片,在任何地方都能看到和判断。中医更难,因为它与人有很大的相关性。不同中医对同一脉象的解释可能不同。同一个人和同一名中医在早上和晚上可能会有不同的脉象。如何建立定量的数据体系是关键。这个系统中的传感器肯定会发挥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只有当传感器输出数据时,才会有定量的基础。

由于人体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我相信这个传感器绝对是一个组合传感器,而不是一种传感器。一种类型的传感器只能截取其相关数据,这很难反映周围环境和人类身体体征的变化,从而影响其截取的数据。因此,需要组合传感器进行综合判断。

赵晓光:讨论了医疗传感器

孙珍:至于这场运动是整合生物学还是生物整合,我认为这取决于测量的是什么。一般来说,生物数据应该被直接截取,但是它知道这种生物通过移动处于什么样的情况,并且可以对截取的数据进行一些修正。

赵晓光:基本上,在消费者方面,我认为孙翔总是说得很清楚。我们可以看到,首先,整个运动,即位置的物理空间信息,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互联网上最重要的东西是位置信息,而运动传感器实际上是最重要的基础。将来,它将更好地与其他传感器集成,以生成更准确的数据,并与各种应用程序集成。

其次,可以看出手机方面的趋势是各种新的传感器应用。与此同时,刚才我们谈到的智能耳机、手表、增强现实、虚拟现实等应用将会出现。

在物联网上:“大量定制需求将使传感器更有价值。”

赵晓光:第二部分,我们将详细讨论物联网,第一部分到第二部分。从上游传感器的角度来看,太阳总是认为物联网会首先出现在哪些领域?

孙珍:物联网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市场。一方面,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从传统消费电子产品的角度看到所谓的黑仔产品。另一方面,物联网确实完全围绕着我们,是一个非常广阔的市场。就个人而言,我认为我们很难在物联网上看到像手机这样的所谓杀手级产品,但物联网的许多应用已经悄然出现。

举个简单的例子,路上的相机不是传统的消费产品,但如果你看看这个行业在过去5-8年的发展,它实际上已经驱使几家公司成为大公司,包括硬件公司和算法公司。如果你看看人工智能领域的几家独角兽公司,它基本上与这个市场的发展密切相关。

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抛开我们看待消费市场的旧观念,在我们看待物联网市场的时候考虑这个问题。

首先,物联网市场广阔,可能需要大量定制,而不仅仅是普通产品。大量定制需求将使传感器更有价值。

第二,我觉得物联网市场就像互联网登陆的概念。物联网分为两类,一类是工业物联网,另一类是消费者。我们过去经常谈论工业物联网。事实上,消费物联网将在中国发展得更快。

赵晓光:我认为5G基金会是物联网发展的重要前提。

孙珍:当然,5G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基础,因为物联网基本上是数据。你可以看到我们正在谈论的整个社会的发展,从煤到石油到电力,最后到数据。数据流平台是5G。如果没有5G数据流,它将无法工作。如果没有顺畅的数据流,物联网的价值将会大大降低。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赵晓光:事实上,应急行业和物联网是未来典型的大市场。孙先生,物联网是指智能家居吗?家庭物联网?

孙圳:消费者物联网可能不仅仅指智能家居,比如我刚才提到的快递兄弟和pos机也是消费者物联网的概念,我们还谈到了一些农业领域、食品追溯等。这也是消费者物联网的概念。它仍然很宽,即使你今天谈论清扫机器人,我们现在只是看到机器人在走来走去,它会产生这么多数据并最终产生它的价值吗?它的价值能在哪里得到体现?如果它能被反映出来,那就是物联网的另一个点。

我们刚刚谈到了农业物联网。如何管理这些动物、牲畜、牛、猪和鸡是一个角度。另一个观点是沿着我们每个人的食物链往上走。我们如何追踪源头或确保猪的食物状况、生长周期和生活条件,不管它们是否生病,以及通常的运动条件。如果有动物可穿戴设备,还会提供大量数据来反映食物状况,不仅是安全性,还包括食物是否更健康。

一旦这些数据进入这样一个基于区块链的物联网

赵晓光:除了运动和医疗,太阳传感器最喜欢什么?你觉得光学传感器怎么样?孙先生刚才提到了基于区块链的平台。我也认为区块链将是未来行业深度信息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孙珍:我认为在过去,由于技术的限制,光学传感器的发展实际上相对缓慢,公司也不多。然而,随着消费电子产品的爆炸式发展,这种传感器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奥地利半导体微电子公司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已经从最初的纯半导体合同制造商转变为制造光学传感器的IDM公司,15年或10年前的销售额为1.2亿美元,现在接近10亿美元。最近收购Osram是一个非常激烈的发展。

拉动它的主要应用是手机上的光学传感器,包括当前的人脸识别等。结合人工智能,人脸识别的应用将会有很大的发展,远远超过消费市场。

面部识别的一个特征,像指纹识别,仍然很接近。不同的光学传感器可以覆盖中距离和长距离,如汽车领域的激光雷达等。这本质上是光学测距的不同应用。

赵晓光:你认为在智能数据管理模式下运作的全球微机电系统领导者怎么样?微机电系统合同制造商的增长机会在哪里?

孙珍:坦白地说,微机电系统公司是否是IDM是一个错误的命题。纵观整个半导体开发阶段,每个人一开始都是IDM。为什么它发展成为铸造厂?事实上,这很简单,因为对工厂的投资太大了。这种投资不仅包括硬件投资,还包括研发投资。投资如此之大,以至于不能单独分享该公司产品的数量和产值。因此,铸造是一种商业形式。铸造厂只负责生产能力的投资和生产能力技术的研发。就像今天的TSMC一样,TSMC现在占据了整个铸造市场的60%,销售额几乎达到400多亿美元。

AMD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AMD也是一个IDM。几十年来,它一直与英特尔在CPU上竞争,但表现不佳。它在7-8年前卖掉了Fab(这些工厂是今天全球铸造厂的前身),AMD成为了一家设计公司,现在它与TSMC建立了联系。TSMC的5纳米产品使它的中央处理器迅速改进。现在,一些领域的水平已经能够与英特尔竞争。这是不可想象的。

微机电系统企业也是如此。如果你看看世界上排名前30的公司,它们基本上是IDM,由系统公司演化而来,主要由系统应用程序开发而来。原因很简单。过去,没有铸造厂来帮助你生产微机电系统产品。你只能自己建一个小工厂,发展自己的生产。随着数量的增加,你也可能会发现合同制造。当然,还是有一些差异的,因为性能与制造技术密切相关,而自己的工厂可能会保持很长一段时间。目前,最成功的设计公司是美国因弗森公司(InvenSense of the United States),它是在三四年前被TDK收购的。这是一家非常典型的无寓言设计公司。苹果手机的第一代屏幕传递功能是通过其传感器实现的,TSMC作为代工。

所以我不认为说IDM或Fabless哪种模式更有利于传感器公司的发展是非常笼统的,而且有非常成功的企业。

如果我们分析其制造对不同传感器产品性能的贡献,以及不同传感器产品所需的技术,那么我们会回来看看IDM或无工厂设计公司的哪种模式更好,更适合这种产品和这种技术,也许这更合理。

我们经常有这样的想法,我们想要所有的资源,当然,不求人。然而,拥有资源是有代价的,而不是免费的午餐。拥有一家工厂的成本不仅仅是为了有钱建造工厂和购买硬件设备。事实上,建设一个好工厂和购买设备不能成为生产力,但也需要大量的技术投资。这就是为什么TSMC今天可以获得60%的全球市场份额。全球12纳米以下的主要晶圆生产国是TSMC。持续的技术研发投资和有竞争力的生产经营都是普通设计公司力所不及的。这也是一个关于

赵晓光:请介绍一下这家公司,它的核心竞争力以及如何在外资突破中崛起。

孙珍:就个人而言,我认为传感器公司的竞争核心是产品技术本身,因为传感器类似于ADI公司。模拟器件与数字器件非常不同,后者通常取决于芯片的大小。然而,像ADI公司一样,传感器的核心是性能,通常会提高10%,销售价格可能会提高10%-20%。性能改进的核心是产品设计和生产过程的研发。

首先,我们希望我们的研发能够使整个产品的技术在2-3年内达到1.5的全球水平,达到全球水平,这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可能不是一个非常现实的目标,因为我们面前的顶尖公司已经这样做了10年、20年甚至更久。在过去的10年和20年中,产品研发投资迭代远远超过了我们目前的投资。对我们来说,一个可能的机会是后发优势,因为过去已经看到许多研发试验和错误,没有必要重复。但是为什么我们的目标不是二流的、非常简单的、越来越多的传感器应用,特别是那些与物联网相关的应用,二流产品的性能/可靠性无法实现。

其次,目前,我相信传感器的下一个主要窗口是物联网。在物联网应用中,中国无疑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应用场景。物联网需要许多定制、本地化服务、本地化解决方案,甚至设备设计定制,这些都变得非常重要。我们相信,作为一家本土企业,在与外资企业的竞争中,以本地化为目标的定制服务和产品将会有更多的优势。

赵晓光:孙翔总是谈论本地化服务,他非常同意芯片和应用程序的结合在未来会越来越深入。本地化非常重要,这是我们的优势。

中国传感器设计和制造企业的发展仍然非常重要。如果我们被别人控制,未来的发展肯定是危险的。

孙珍:半导体行业非常全球化。我们可以从几个例子中看到,例如不久前日本和韩国之间的摩擦。最后,半导体行业被认为是赢家。日本的半导体化学品供应商停止供应非常少量的化学品,这导致大型半导体公司三星和海力士生产不良。这些公司实际上规模很小,不在我们普遍关注的半导体公司之列,但它们实际上发挥着关键作用。

每个人都知道ASML总部设在荷兰。过去,有几家光刻公司,包括美国和日本的公司,包括尼康和佳能。比赛结束时,最先进的光刻机现在基本上由ASML主导。然后是荷兰和欧洲的一家公司。

此外,例如,我们谈论生产能力。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制造能力在台湾。TSMC占代工全球生产能力的60%。在最先进的制造工艺中,12纳米、7纳米甚至5纳米基本上是唯一能够大量生产的。因此,这是一个非常全球化和合作性的行业。

不受他人控制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封闭。也许更重要的是如何使我国的半导体工业成为与世界其他地区半导体更紧密合作不可或缺的一环。

赵晓光:孙翔总能介绍公司的团队、客户和生产能力。

孙珍:思睿科技是一家完全以技术为导向的公司,所以公司团队来自世界各地。我们有国内外的归国人员、美国的研发中心、欧洲的合作伙伴以及台湾的研发中心,这些都是非常国际化的。我们的市场从消费者到工业到汽车电子都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我们已经在手机等消费产品中装运了大量的运动传感器或磁传感器。许多国内主要电机制造商都是我们工业磁传感器的用户。汽车传感器主要包括防抱死制动系统和油门开关传感器,已经进入奇瑞和长城等客户。我们主要采用设计公司模式,我们在汽车电子方面有自己的模块生产能力。

孙珍:与其他半导体公司的产品相比,我们国内的传感器在全球排名中落后了。如今,世界前30家传感器公司中只有两家在中国,这两家公司并不完全是制造传感器芯片的传统公司。它们主要用于传感器封装和应用。过去,国内传感器主要是从军工科研机构起步的。产品主要针对军工或一些行业。现在他们中的一些正逐步走向无人驾驶,但基本上他们仍然处于一个多品种,小数量和高单价的市场。虽然我们国内的传感器公司近年来在一些消费市场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我个人觉得我们的路还很长。

赵晓光:纳威科技是怎么想的?竞争有多激烈?

孙珍:纳威科技是一家以导航系统起家的公司。它的产品过去主要用于军事工业。2015年上市后,Silex被收购并进入微机电系统行业相关业务。瑞典的Silex是世界三大微机电系统合同制造商之一。我们的惯性测量单元主要在Silex制造。

Silex是近年来典型的北欧传统微机电系统制造公司。在2016年之前,Silex的发展不是很快。其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来自与客户的研发,当时整体生产能力并不大。

如果你看看瑞典工厂,它不是很大。其主要竞争力是技术能力。微机电系统传感器需要制成许多不同的结构。为了制造不同的结构,它们需要大量的模块、芯片、工艺技术和工艺模块的能力。他们在这方面相对较强。

事实上,许多传感器公司来自北欧,它们在芬兰、挪威、瑞典和瑞士都有。新的中国投资者进入后,对整个公司的发展战略做了一些改变,使他们逐渐从相对完整的研发方向转向市场方向和更换工厂的模式。

在过去的两三年里,整个传感器市场的容量也在增加,所以发展得相当好。纳威科技也计划在亦庄建立这样一个微机电系统工厂。现在工厂已经建成了。对瑞典来说,生产能力不足的问题可能有一个解决办法。瑞典的扩张成本/生产成本相当高。目前,中国半导体行业非常热,特别是地方政府非常支持制造厂。因此,这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发展机遇,特别是为解决产能问题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赵晓光:请孙总谈谈安塞尔姆这样的大公司。

孙珍:事实上,阿森松岛传统上是一家生产分立器件电源芯片的公司,在电源芯片方面排名世界第二。收购仙童后,阿森松岛仅次于英飞凌。功率芯片目前在汽车电子市场上布局很大。随着电动汽车的兴起,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在动力芯片的汽车电子市场,安塞尔姆已经占据了很好的位置。

至于汽车电子传感器的布局,安塞尔姆主要通过并购来实现。像CIS一样,ansamie收购了Aptina,在此基础上他还收购了其他相关公司。这一领域的竞争主要需要提供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就像组合传感器一样,从根本上需要提供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来整合所有不同的数据,这也是安塞尔姆的策略。

国内公司受到规模、研发能力、市场品牌等的限制,基本上只能做单一的公司。然而,欧洲和美国的大公司采取了另一种策略,那就是为客户提供一整套解决方案。

在技术路线上:“大量定制需求将使传感器更有价值。”

赵晓光:你觉得传感器技术路线怎么样?

孙珍:谈论传感器的技术路线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广泛的问题。这不太像我们在半导体中讨论的摩尔定律。传感器技术超越了非摩尔定律。我们称之为超越摩尔定律。事实上,传感器可以用许多不同的方式实现。例如,当我们谈论陀螺仪时,有些人使用光纤陀螺仪,有些人使用应时陀螺仪。我们称之为使用半导体方法的微机电系统。因此,我认为每种产品都有自己的传感器开发路线。我个人觉得有不同的发展

如果我们以物联网为主要方向,我个人认为下一代传感器有几个关键方向:第一,组合传感器的形式。其次,它需要一定的性能和低功耗。当然,它仍然需要一定的尺寸和成本。第三,封装技术将不同功能的设备封装在一起。传感器只挖出一段数据,如果它可以在端口中快速处理和传输,例如边缘计算,例如,将ARM放入我们的惯性导航传感器中进行局部计算。此外,为了满足物联网的应用需求,传感器封装技术将从传统的传感器封装发展到更加强调不同功能的封装设备。因为我们现在正试图封装传感器、微控制器、存储器、蓝牙等通信芯片。当然,当规模更大时,不同的芯片将封装在一起,这也是一种进一步的格式。

赵晓光:有没有类似路线的主要传感器设计公司?测量传感器性能的主要考虑因素是什么?

孙珍:主要传感器设计公司的路线会有很大的不同。例如,麦克风产品在中国被广泛使用。一些朝着低成本的方向发展,另一些朝着高性能的方向发展。我相信这是一条完全不同的产品路线。其中一些将不同的应用结合在一起,比如BOE,它希望像物联网一样以屏幕为端口切入市场。它的屏幕载体不仅仅是一个屏幕,它还需要放入许多其他设备才能成为真正的载体并应用于物联网。

赵晓光:谈谈5G给传感器技术和行业带来的变化。

孙珍:实际上5G对传感器技术和工业非常重要。你为什么这么说?我们都在谈论物联网作为传感器的一个非常大的出口。物联网的概念特别是在中国提出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了。我记得它在2008年和2009年开始被提及。当时,国家传感器中心在无锡成立,所以我们已经提到它至少十年了。我们也在里面做了很多应用和场景。然而,它们不是很成功,数量也不多,所以5G完全改变了。表面上,传感器有不同的场景,但应用程序开发的核心是大数据。港口在云上。如果没有像5G这样的通信,它的数据粒度和多种数据的价值将难以反映。如果物联网市场不像这样崛起,其风口的到来将会大大限制传感器。

数据是基础,传感器是大数据“挖掘机”

赵晓光:看看孙翔还能添加什么?

孙珍:总之,传感器是大数据“挖掘机”。谈到物联网,许多人想到的是5G而不是传感器,但实际上传感器非常重要。原因是在工业4.0中,数据是最基本的。传感器是一种大数据“挖掘机”,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设备。

从物联网市场新的应用趋势来看,物联网具有碎片化、多样化、跨领域、跨平台和时效性的特点。然而,物联网应用的“碎片化”特征正在弱化,市场需求每年超过数千万套的单一应用产品,如智能音箱、防脱落装置、行车记录仪等。这使得定义特殊芯片以实现更好的集成和成本性能成为必要和可能。

与此同时,在过去的时期,工业和农业设备和系统中常用的传感器模块增加了连接性,使它们成为物联网中的一种终端节点。

5G标准支持物联网/车载互联网应用,克服了蓝牙BLE、Zigbee、LoRa/Sigfox等无线互联标准的局限性,为物联网终端的普及提供了平台基础。

从传感器产品的演变趋势来看,第一阶段主要在工业领域,市场使用率低,单价高,产量低,以性能为主要追求。

第二阶段主要是消费。市场使用量急剧增加。微机电系统传感器已经进入大规模产业化阶段。为满足基本功能,价格已大幅下跌。

第三阶段主要在类行业,对产品的功能和性能提出了更多的要求。产品线有更多更新的产品

赵晓光:孙总也是半导体行业的高级人物。你对中国半导体工业的发展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孙珍:关于半导体在中国的发展,特别是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我个人觉得我们应该坚持一个理念,那就是不要闭关自守或闭门发展。这个行业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行业,产业链非常长。从刚才提到的原材料,如许多化学品,到终端市场,链条非常长。

就材料而言,日本和欧洲可能发展得更早。欧洲、美国、日本和韩国在设备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就制造而言,台湾现在拥有最好的整体芯片制造和封装能力、产能和技术。就应用市场而言,毫无疑问,中国处于非常有利的地位。我认为这是如何将我们的优势与各地和各环节的发展优势结合起来,找到我们自己在中国发展半导体的方法的关键。这个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点是,我们不能封闭自己,也不能关门。

赵晓光:今天与孙总的交流非常充分,这让我们对传感器行业有了深刻的了解。

一方面,从需求的角度来看,在手机和其他消费电子产品方面,传感器将被集成,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数据感知和应用服务。

另一方面,从b方面来看,我们也可以看到物联网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是传感器,而传感器的非常重要的部分是运动和位置信息,这是物联网和中国整个行业未来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步骤。

从技术路线和整个行业的发展来看,从设计到制造,中国企业和中国在物联网领域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思睿也是该领域领先的国内企业之一。我希望西尔瑞将来在整个传感器领域取得巨大的成就。

孙珍:非常感谢你抽出时间陪我去赵总。这也让我对我们的行业有了不同的看法。源金融联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http://wap.fdgg4.cn

下一条: 科创情报局 |分拆上市第一股来了!1300亿的央企“巨无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