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渡口资讯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孤独症儿童:星星的孩子,有爱的世界不孤单


文章作者:www.vivapinoy.com 发布时间:2020-01-26 点击:1454



14岁的贝贝坐在后台等待表演,一句话也没说。爸爸和他呆在一起,一直和他说话。“去厕所怎么样?”“不。”我妈妈给贝贝吃了一颗糖,“乖一点,去厕所。”爸爸哄着贝贝离开了。

舞台灯光暗了下来,小星星在蓝天中闪烁。孩子的声音听起来像是“闪烁的星星,天空中到处都是小星星。”贝贝和她的同伴在舞台上与《小星星》共舞,于4月1日下午开启“星印世界自闭症日大型公益活动”。贝贝和他的双胞胎兄弟都患有自闭症。

自闭症儿童有一个浪漫的名字“星星的孩子”,因为他们的眼睛是清澈的,但他们很少与他人交流。他们有清澈的眼睛,灵敏的听觉和纯洁的灵魂,但是他们被锁在一个我们无法理解的世界里,似乎离我们很远。有些人说他们是“星星的孩子”,他们来自遥远的天空,不小心掉到了地上。医学专家说他们是“自闭症儿童”,需要我们的照顾。

根据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一份报告,美国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ASD)的儿童人数比预期的要多:最新数据显示,每68名8岁儿童中就有一名患有自闭症,比2012年报告的88名儿童中的一名高出约30%。

?2007年12月,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从2008年开始,每年4月2日指定为“世界自闭症关注日”,以提高人们对自闭症及相关研究和诊断以及自闭症患者的关注。

张红梅是一家公司的白领,只要有时间,他就会为自闭症儿童做志愿者。“从外面看,你不能分辨出哪些是自闭症儿童,但接触后,你会觉得自闭症儿童不同于正常儿童。由于他们异常的社会技能、沟通技能、兴趣和行为模式,他们在现实社会中很难被接受甚至歧视。明星家庭承受着各种压力。”张红梅说,“但是开门,星星的孩子,干得好。”

《天空之城》以悠扬的音乐结束。张雨辰站起来鞠了一躬。观众大声鼓掌。在观众中,你不会感到任何奇怪。但这是为自闭症儿童准备的节目。自闭症儿童超过了预期的高标准,许多观众留下了激动的眼泪。

"我叫张雨辰,今年14岁."张雨辰一字一句地说出了他的年龄,同时他用手比划着。张先生高兴地看着附近的儿子,不准备代替儿子回答这个问题。张雨辰说,从他在北京第四中学顺义分校的第一天起,他已经学了四年吉他。他放学回家后,每天必须练习吉他半个小时。聊了一会儿后,张雨辰找到了隔壁。他问他父亲是否能看看隔壁。当他回来时,他兴奋地告诉父亲,门是一条紧急通道。“每次他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他都会觉得很奇怪。”陈愉的父亲说,“我们非常幸运。我们发现得更早,恢复得更好,没有绕道。现在一切都很顺利。我每天都去师范学校上学。我能跟上我的学习。”

“根据自闭症的发病时间,自闭症可以在大约2岁时被诊断出来。治疗自闭症的最佳时间是在5岁之前,但大多数自闭症儿童被诊断为4岁以上,浪费了治疗儿童的最佳时间。大量实验和案例表明,早期干预能有效帮助自闭症儿童缓解自闭症症状。然而,中国许多基层医院不具备诊断条件。对父母来说,首要任务是关注孩子的发展。”杜眉佳说。

如果不是十多年前的“孤独症判断”,也许杜眉佳还会在北京信息技术大学外国语学院教英语。2004年6月,眉佳2.5岁的女儿宣在北京第一次0-6岁儿童健康抽样检查中被诊断患有自闭症。

杜眉佳意识到了他孩子的“不同”。她没有向老师打招呼。不要和其他学生说话;我只是不停地摇晃我的玩具。老师也忽略了他所说的一切。不要看任何人。杜眉佳记得她得知结果的那一刻,她坐在诊断室的长椅上,低着头大声哭了将近半个小时。

杜眉佳和他的女儿挑战自闭症。现在我女儿在北京的一所重点小学学习,钢琴已经通过了五年级。杜眉佳还根据自己的经验建立了北京王兴自闭症康复中心,为自闭症儿童提供专业康复训练。

但是杜眉佳还是有些担心:“有时候,我们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或者万一发生事故,孩子们会怎么样?当你累了,有时你会害怕。”

杜眉佳建议在制度和机制上更高层次促进自闭症儿童的发展,从制度的角度保证自闭症儿童的成长。“个人力量有限,需要社会的支持。我最大的愿望是看到整个社会对自闭症儿童的理解和宽容,这样自闭症家庭就能公正和有尊严地生活。”

记者了解到,中国宋庆龄基金会自闭症专项基金于4月1日“星印世界自闭症日大型公益活动”正式成立。基金会副主席金敦权表示:“该基金筹集的所有捐款将用于自闭症儿童的发展、自闭症知识的普及、初级医师的培训以及对自闭症儿童家庭的帮助和鼓励。让孩子们的家庭不要抛弃或放弃,帮助这些孩子更好地融入社会。”

下一条: 爱上火需查原因 上火多吃5种水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