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渡口资讯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匡自修:宏观发展畜牧行业,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文章作者:www.vivapinoy.com 发布时间:2020-01-17 点击:736



近年来,中国畜牧业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然而,随着种植规模的不断扩大,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如资源短缺、原料供应不足、环境污染等。节约能源、保护环境、发展可持续循环经济、确保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已成为畜牧业发展的另一项重要任务。畜牧业与环境密切相关。为了减少畜牧业发展对环境的影响,必须转变畜牧业发展方式,开发绿色饲料添加剂,促进畜牧业与自然环境的和谐发展。在本届中国猪营养国际论坛上,根泰集团总裁助理邝自修先生分享了他多年来在营养控制和营养饲料添加剂使用方面的经验。

《饲料与畜牧》:目前,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小肽和氨基酸等营养饲料添加剂可以节约蛋白质来源,提高饲料效率。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匡伊雪:近年来,对小肽和氨基酸的研究逐渐增多。小肽的功效已经达成共识,特别是在吸收方面,研究者给予了高度评价。近年来,除了从美国进口的肠膜蛋白外,更多类似的产品已经投放市场。关于小肽的相关研究报道很多,但小肽产品的应用一直存在争议。虽然一些行业的技术总监对小肽产品有一定的概念,但对于什么是真正的小肽并没有明确的标准,国家对小肽产品的评价也缺乏固定的标准,因此市场上的肽产品好坏参半。通过我们自己的中央实验室测试,我们发现市场上许多所谓的肽产品实际上根本检测不到任何肽,包括许多发酵豆粕产品/肽产品。

通过对发酵豆粕产品的测试,发现发酵过程没有将蛋白质降解成肽。有人建议凝胶电泳用于检测。如果没有大分子蛋白质,这意味着它含有小肽。然而,事实上,这种电泳方法也有一定的问题。如果蛋白质本身已经变性,电泳就不能检测到大分子蛋白质,泳道上也不会出现条带。然而,人们错误地认为该产品富含小肽。目前,关于肽的定义有很多争论。我认为肽的吸收比蛋白质和氨基酸更有效,但是如何判断真正的肽产品应该是未来工业中一个普遍的研究问题。此外,在饲料中添加氨基酸也用于节省蛋白质来源。氨基酸在工业中已经使用了很长时间。由于价格和成本的考虑,早期的合成氨基酸不会大量使用。然而,近年来,人们在低蛋白饮食的研究中获得了大量的利润。此外,根据一些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的研究报告,低氮饮食对环境的污染已经减少。使用低氮饮食最重要的是如何在饲料配方中使用合成氨基酸。对动物来说,理想氨基酸的组成实际上有助于蛋白质来源的利用。随着合成氨基酸的发展,成本已经大大降低,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然而,氨基酸的使用也存在一些问题。当使用合成氨基酸作为配方时,配方师通常只考虑营养平衡,而忽略了适口性会影响动物饲料的摄入。最终可能的结果是,尽管这种动物在进食后营养均衡,但它的摄入量正在减少。因此,比率应该有多方面的考虑。

肽和氨基酸对行业有积极的影响,但它们需要正确的指导。目前,我国大多数饲料厂在配方上存在很大不足,动物实验的研究和操作也不十分准确。因此,他们常常不知道如何解决问题,即使他们知道原因。

《饲料与畜牧》:刚才你提到了核监视委员会的标准。新版《猪营养需要》中文版已经发布,今年下半年在长沙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你认为我们在设计公式时应该更加注意什么

匡伊雪: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是每一个动物营养者心中的圣经,但在真正参考的过程中,应该根据实际情况做出一些调整。从我国饲料工业的现状来看,在实验室条件下,配方师按照国家标准进行配方是可行的,但在商业市场竞争中,他们可能会事半功倍。尽管NRC标准适用于饲料配方,但其可操作性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如果市场需求和竞争达到一定水平,公式化者关心其他企业或竞争对手的情况,我们应该为此做些什么。

我可以和你分享一个市场上的例子。几年前,南方的一家饲料公司在配方方面经营不好,但市场运作非常好。他们尊重猪对大猪只吃一种饲料,整个市场的运作非常完美。从NRC提到的营养标准来看,这种模式完全不符合标准中不同阶段对动物营养的要求,但从商业运作的角度来看,他们已经击败了使用NRC的产品。可以说,全国步枪协会是我们武术的秘密,但是如何运用这一伎俩,还需要考虑市场需求等方面。

在两天的会议中,我听取了李德发院士的报告。我非常同意其中提到的一点,即NRC标准给全世界的原料营养和动物营养需求带来了很好的参考。但是,根据中国的现状,中国的原材料与其他国家不同。当我在正大工作时,有一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CP有许多美国专家。当我们谈论麸皮时,他们脑海中呈现的麸皮与我们在中国能买到的麸皮完全不同。因此,如果我们坚持把NRC配方中麸皮的全部营养价值输入我们的配方软件,那就完全无关紧要了。

《饲料与畜牧》:根泰集团业务庞大,客户包括农业企业等。公司会为客户定制他们使用的饲料吗?这些饲料的原料都来自同一个生产基地吗?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是否可以定制满足不同地区特点的饲料原料?例如,在东北养殖区,我们提供的饲料原料来自东北玉米、小麦等当地比较有特色的原料,实现了饲料企业的“私人订单”。

匡伊雪:的确,这是最有效的方法,因为原材料的运输成本相对较高。然而,我们必须反过来考虑。目前,并不是中国所有的养殖区都能实现这种安排,既能生产大规模养殖又能生产原材料。

日本就是你提到的情况。日本很大一部分猪肉来自进口,但对于国内消费来说,这是具有特殊风味的猪肉,而且只供当地消费。然而,中国不一样,因为中国人口众多,对猪肉的需求很大,人均需求量约为40公斤。与此同时,欧美已经达到50多公斤,所以我们的需求仍然很高。我认为我们可以根据这个想法进行全面的思考和规划。最好有一个大的组织来做总体规划,这也将确保目前的食品安全。事实上,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还不清楚猪在进入屠宰场之前是否有卫生和防疫管理。如果有一个大的组织来运作,在国家的支持下,可行性还是很好的。

我来自台湾。我从1991年开始进入大陆,见证了整个大陆水产养殖业的发展。虽然仍有一些不完善之处,但我认为这方面的规划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饲料与畜牧》:你能谈谈泰根未来畜牧业发展的主要计划吗?

匡伊雪:正泰集团自身的定位是整合全球资源,创造独特的价值。我们一直在努力整合全球资源,创造独特的价值是未来研发的方向。所谓的研发可能不同于每个人的想法,对研发的理解通常是为企业创造利益。但事实上,我们的研发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商品,二是服务。

谈到服务,有些人可能会问,为什么是研发服务?我加入了珍

今天,说到饲料的研发,事实上,我更喜欢在其中找到一些系统的东西来帮助客户在制作饲料的过程中控制质量。这是正泰集团倡导的研发。另一方面,我们的技术服务和大家说的不一样。我们所做的服务是在生产过程中真正为客户服务,帮助他们控制生产。我们在这一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并组建了一支强大的团队。到目前为止,我们仍然觉得这远远不够。到目前为止,在与客户沟通的过程中,我希望我们能提供更多的帮助,包括大北农业集团,并且也与我们进行了非常深入的沟通。越来越快发展的企业需要更多的支持,所以我们为中国快速发展的饲料集团所做的就是让每个人都能做他们真正想要的,为养殖业服务,为国家做出贡献。这是我们的最终目标。

《饲料与畜牧》:中国猪营养国际论坛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平台。会议已经成功举行了两次。你认为这次会议和上次会议有什么不同?

匡伊雪:我希望这个平台能变得越来越国际化、权威性和前瞻性。近年来,中国出现了一个非常独特的现象。这个行业几乎每个月都有几次会议。然而,如果你真的参加了会议,你可以在会上听到许多代表。看来你不是在讨论一些科学研究报告,而是在销售产品。然而,中国猪营养国际论坛有一个非常严格的要求,即把会议与公司区分开来,这是中立和客观的,而不是一个推广产品的平台。

事实上,这是在2012年的第一次论坛上完成的。当时前来参加论坛的美国动物科学学会(American Society for Animal Science)印象深刻,觉得这家公司的做法不同于其他公司。因此,今年,很明显,我希望这次会议将是他们正在举行的会议的中国分支机构,并且有计划将来在中国设立一个常设办事处。

近年来,国内技术人员经常出国,但他们真的接触到核心领域来了解核心技术吗?这也是未来行动的问题。所以谈到现在和两年前的区别,我认为最大的区别是它逐渐赢得了每个人的信任,这是非常重要的。

《饲料与畜牧》:论坛是否会考虑组织行业内的一些同事访问重要领域,并开展一些更有针对性和目的性的活动?

匡伊雪:我们真的很想这么做。事实上,我们在过去两年里已经尝试过了。在未来,也许没有必要组织大型团队或比赛,而是真正地学习和交流。事实上,近年来,人们经常出国。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旅游业就是旅游业。当旅游业被纳入调查时,好处并不明显。因此,我们正努力让我们的客户真正了解他们需要什么,并与研究机构、学者和未来可能与之相关的专家接触。

我们将来会继续朝这个方向努力,但痛苦在于每个人的习惯性思维。可能团队已经很久没有朝这个方向努力了,所以很难改变,但是我们会坚持这个方向,从思考和意识的角度改变“现状”。

《饲料与畜牧》:你对2016年举办的下一届中国猪营养国际论坛有什么期望和想法?

邝伊雪:我希望这个论坛能成为每个人的共同平台,但是仅仅依靠一个企业是很难的,所以我希望更多来自同行业的朋友能够参加这个盛大的仪式。

在今天的论坛上,赞助商正在悄悄地推广。一些代表可能会感到惊讶。事实上,国外许多类似的国际会议都采用这种宣传模式。赞助商静静地坐在展台上,与感兴趣的同行聊天。这是我们想要创造的氛围,与上一个不同。我们不会垄断这个平台,我们期待更多的同事参与。

第二,与上一届论坛的另一大不同是筹备委员会的成立和2013年在北京举行的筹备会议。这个过程非常艰难,因为这些成员都是该国排名前15位的技术主管,很难将他们都聚集在一起。然而,我们坚持认为这些成员可以提出更多意见,这便利了筹备委员会的会议。事实上,这次会议的许多议题

(来源:《饲料与畜牧规模养猪》,请注明转载来源)

youtube.com

下一条: 中国的发展优势如何转化为话语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