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渡口资讯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一直在烧钱,医疗投资全都是泡沫?“我能怎么办,当然是继续投资啊!”


文章作者:www.vivapinoy.com 发布时间:2020-01-13 点击:1276



资本渴望企业,企业渴望资本。

在此之前,大部分资本都很抢手,渴望企业的强劲需求。然而,大多数企业是传统的,缺乏创新,所以他们对资本的欲望不强。

当国家鼓励创新,生物学和基因检测逐渐成为发展趋势时,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出现,大型成熟企业正在规划未来趋势。与此同时,医疗服务和医疗器械呈现多样化的发展模式,企业开始表现出强烈的资本欲望。

在竞争后好目标稀缺、资本越来越昂贵的背景下,如何控制市场风险、如何选择好目标、失败后如何面对消化是当前卫生领域一系列不可避免的问题。

Risk

Economic Observer:当资本进入任何细分市场时,都存在一定的风险。在资本供需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风险从何而来?

朱中原:风险总是与回报相关的。预期回报越大,风险就越大。如果没有风险,每个人都可能做了。风险仅仅是指行业本身是否有风险,市场上是否有风险,是否有竞争风险,产品是否有风险,例如产品是否能够成功开发并被市场接受。第二,是一支具有高度专业精神的团队能够走出低谷吗?

史小平:去年我们加入了一个上海口腔连锁组织。他们是首都医生的典范。我们觉得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环节,那就是整个管理团队对行业的理解,尤其是对医生团队的理解。我们正在关注的另一个企业是制造植入式产品,一个是传统产品,另一个是新产品。由于这个行业的热度,估价很高,所以我们必须判断这种新产品在未来市场上被接受的可能性以及它有多大的空间。所以我认为在投资过程中,不同的案例有一些不同的风险点。

李欣妍:不同的组织对风险有不同的评估。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不同的组织提供了除资金以外的许多因素,包括在投资之前、期间和之后向企业提供的各种服务。事实上,我经常说我们的投资后服务能力决定了我们的风险承受能力。

就个人而言,首先,看看这个企业的商业模式是否已经建立。其次,商业模式的优缺点。不管其他企业是否有障碍,没有障碍的企业可能会遭遇行业间的激烈竞争。核心团队的能力和业务所需的特征是否高度匹配。

唐新林:从产业角度来看,当我们投资一些项目或小目标时,我们会更加注重与产业链的匹配程度。当然,我们也有风险。我们必须审视被投资企业的整个团队,从研发团队、管理和运营团队到整个支持团队。投资是投资于人的过程。在某种程度上,这可能需要付出代价并吸取教训才能被深刻理解。

太贵

经济观察:对整个企业来说,收购目标已经达到私募股权的20倍。你认为风险如何?

朱中原:在新药研发领域,许多资产估值实际上都存在巨大泡沫。这有两个原因。一是大量资金流向医疗行业。这感觉就像永远的朝阳产业。不管你过去是在煤矿还是采矿行业工作,或者在房地产行业工作,甚至我也知道一些高管团队。我不认为经颅磁刺激有意思,我想去看医生。每个人都有更多的钱,但真正的好资产实际上相对稀缺,因为供求关系,所以资产价格自然会上涨。我们有非常好的优势。我们是跨境资本。首先,我们不会投资一些高价值的高价值资产来抢走所有人。我们将把海外高质量的技术或资产带到中国。我们将自己建立一家公司。你不高,没关系。我会把它们卖给你,这样对我们有好处。

史小平:首先,这可能是一个静态的概念。投资绝对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你如何在投资后的3到5年内管理这个项目,以便它能更好地发展或给他回报?所以当我们做这个项目时,我们首先要看团队的模型,以及产品本身是否有未来发展的空间。因为二级市场中许多传统企业的估值很低,但为什么许多其他企业的估值也很高,而且因为他们的产品在未来有很大的空间,我认为这个问题本质上应该从动态管理的角度来看待。

李严新:现在医疗资产在静态和动态上都非常昂贵。让我举一个数据。十年前,我投资的项目或医疗项目不超过我接触的10倍。然后在2011年,他们基本上不到14倍。2012年,它们基本上不到17倍。从2013年到2014年和2015年,很难看到20次以下的医疗项目。应该说,2011年是非常有意义的一年。在过去的11年里,我们的传统产业开始终结。那么投资传统产业和制造业的企业目标越来越少。这些资金去哪里了?事实上,它们都流向医疗和TMT行业。尤其是近年来,医疗越来越热。医疗热背后有一个核心原因。我自己的观点是,中国已经进入人口老龄化阶段。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们看到中央企业在医疗卫生领域的贡献越来越大,医疗资金越来越多,超过1000亿元,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好资产越来越少。

唐新林:资产价格目前正在飙升,这是事实,因为我们不断购买和被愚弄,然后我们还花了很多钱和学费。随着潮水上涨,海外项目也抬高了价格。但是,我相信随着投资合理性和识别能力的提高,这种情况将会回落。

作为收购的目标,它只是一个接收者,没有更多的谈判能力,除非它能带来比收购目标更多的东西。

消化失败

经济观察:你们都达到了在极慢的产出时间下投资后花钱的目标了吗?你如何处理这种情况?如果确定该产品不能出口,我们的投资将如何消化?

朱中原:我们是早期的演员,经验丰富。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如果你一直在烧钱呢?那么我认为有几个方面,首先,要从退出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国内人民币基金相对来说是短期的,也就是说,7年期或5年期已经到期,而这种药还不知道在哪里以及如何做?因此,我们必须解决撤军问题。你想去纳斯达克上市吗?中国没有首次公开募股,但只有通过并购。

就我们而言,毕竟,我已经在中国和美国投资多年了。当我掷出第一轮时,我很清楚第二轮要花多少钱。我们也遇到了出不来的产品。我们投资了30多个项目,其中只有一个已经关闭。这是加州的一家公司。临床监测数据非常好。在第一阶段,有过敏反应。对于第一次过敏反应,我们说好的。药物本身有杂质吗?我们想重新开始吗?所以我们真的从头再来,再试一次。排除了所有可能的因素。结果,一些病人仍然有过敏反应。当时,我们做出了关闭公司的艰难决定,我们接受了。也就是说,在投资中,当我们看到风险必须存在时,我们可以更早地确认它们,然后我们可以关门,然后我们希望下一个项目能够投入良好的运行。

史小平:如果你投资新药研发,你应该为自己的定位做好准备。你为什么进入项目投资的这个阶段?如果这个项目不能出去,它只能被关闭。当然,我们必须分析原因。

投资过程技术含量高。我们也遇到了许多项目。在投资过程中,该项目一直无法盈利,一直在烧钱。然而,它不是药物研发行业,而是其他行业。我们必须看看它来确定亏损的原因,是经营亏损还是战略亏损,以及是什么造成的。例如,我们有lo

李欣妍:上一轮,我们投了傅韩红林的票。目前似乎翻了一番。事实上,在一定程度上,医学作为医疗保健的核心轨道,必须进行规划,因此由于2015年下半年新药的一致性评价,使得仿制药很难长期投资,因为它充满了不确定性。例如,化学固体制剂的一致性评估要到2018年底才能完成,这意味着如果我在2018年之前接触仿制药,我可能无法通过一致性评估。其次,通过一致性评估后,我会在前三个之后得到它,这是没有价值的。我不能忍受这样一个不确定的因素,与此同时,一些像注射这样的评估已经开始了,这意味着如果要分发药品,除了创新药物之外没有投资的地方。

事实上,在新药的投资过程中,我们并不期望每个人都成功,所以我们要做的是组合。合并的原因是我们实际上采用了两种策略。一是选择这些投资目标,我们必须有一个研发梯队。也就是说,他有不同的研发产品,处于不同的临床阶段。也就是说,这已经失败了,接下来的几个可以给我们希望。第二,事实上,我们在每个项目上的投资额不会特别大。原则上,我们对新药的投资不会超过1亿元,可能是3000万到5000万元,然后再投资5到10万元。新药投资的风险极高,但如果这种组合投资成功,回报可能是10倍甚至100倍。因此,这些风险的溢价足以补偿我们的风险头寸。

唐新林:傅红和林瀚真的很特别。在过去十年的投资周期中花了这么多钱之后,他们成功了,而且非常幸运。北大制药有限公司在研发方面也有很长的投资周期。就一种产品而言,它取得了成功,现在的市场价值接近300亿元。我们也在研发新药,所以我们有着深厚的经验。为什么我们要投资,因为你没有其他领域可以投资?

其次,我们对未来打赌,他有一种创新的东西可以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我们的安排是,我们必须平衡各种产品线,平衡不同研发周期中的各种产品线,甚至是相同的目标药物。我们需要找到不同的适应症并做相应的准备。

第三,与工业产品不同,新药的研发在产品上市之前不会产生回报。但是在不同的里程碑和不同的节点,我有一个可转让的估价标准,一个可转让的市场,这个市场是成熟的。因此,国内外都是不同阶段的投资者。他们的一些个人偏好偏向于早期阶段,而另一些偏好于退出的后期阶段,这些都提供了渠道。在提交临床批准之前的不同阶段也有可转移的节点,但这只是您对价值回报和您设定的目标的期望。

Future

Economic Observer:你认为大型健康产业的未来投资前景如何?

朱中原:医疗卫生永远是朝阳产业。必须有专业投资者才能找到这样一个团队来做正确的事情。

史小平:很多人都想在医疗卫生行业打球,但是如果我想打好,我必须有自己独特的魅力,因为我只有用专业的眼光才能打好。

李欣妍:医疗保健热已经发展到后期。事实上,无论是专业投资者还是非专业投资者,这对企业家来说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因为,投入这个领域的资金越多,企业家就越有可能获得资金,也就越有可能成功。虽然非专业投资者可能会提供更多的资金,但专业投资者可能会提供他对行业的理解和一系列服务,帮助企业家制定一些策略、营销、人才引进和短板。然后我认为企业家和投资者之间总是一个互利的过程。

唐新林:当前国内投资环境、技术团队等方面为整个国内医疗卫生行业的发展,特别是新药研发的发展提供了非常好的机遇。因为,现在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将来会迎来增长的爆发。这个领域的发展和壮大需要我们努力

youtube.com

下一条: 《铤而走险》上影节首度展映 大鹏欧豪领衔816盛夏佳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