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渡口资讯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一场退票风波,将在线票务平台推到风口浪尖


文章作者:www.vivapinoy.com 发布时间:2020-01-09 点击:1257



2018年的五一电影有点令人沮丧。

首先,媒体透露《后来的我们》遇到了退款事件,然后《战神纪》声称遇到了“恶意的不良评论”。导演丁胜发向《英雄本色2018》的光媒体发行商询问了相关发行和门票补贴的去向.

其中,第51届票房冠军《后来的我们》的退款事件最受关注。作为平台派对和《后来的我们》经销商的猫眼娱乐,它深深陷入了舆论的漩涡。即使在连续发布三份声明后,它仍未能平息市场上的各种猜疑。

猫眼回应退款风波

发布第二份声明后,猫眼召集了数十家媒体,并于5月3日下午举行了持续2个多小时的座谈会。猫眼娱乐首席运营官康利(Conley)在现场表示,《后来的我们》开幕当天猫眼平台的退款率为9.0%,这的确是一个很高的百分比,但这并不是历史上最高的,其影响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大,或者说现在舆论传播的那么广。在整个事件中,猫眼没有理由进行“退款营销”。

10亿欧元概括了现场猫眼给出的回答要点:

1。换了的票算作退款。康利解释说,退票和换票实际上提供两种服务功能。一些电影院具有换票功能,而另一些电影院不提供换票服务,而是提供退票服务,这导致一次退票和一次新购买。在电影院的后台系统中,用户必须完成一次换票退款。康利说,28日,大约有38万张票被退还,其中54%的票被换了,46%的票被实际退还,其中46%的票被怀疑是黄牛。

2。主要时间表的退款率上升是正常的。《后来的我们》是刘若英首次执导电影。这是一部热门电影,时间表也很紧凑,非常受欢迎。每个人都密切关注它。特别的是,尽管4月28日是星期六,但这是一个工作日。

3,《后来的我们》预售花了很长时间才开始,预售阶段也很受欢迎。康利说,购票人在发行前退票更容易。他还提到,虽然许多票在28日被退还,但事实上,这些票在28日没有被退还,许多票在24日和25日被退还。只有这部电影在28日上映,所以它突然上映了。

4,《后来的我们》预售数据已经占据了压倒性的领先地位,猫眼没有动机去做那些破坏其信任的事情来增加数千万的票房。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谈话,现场回复似乎没有得到所有媒体的认可。直到活动结束,一些媒体仍然说对猫眼的回答不足以说服她。为什么

《后来的我们》退款问题备受关注?

为什么媒体很难认可猫眼的回复,为什么《后来的我们》“退款门”在舆论中出现?

事实上,这一事件的利益方将是清楚的。首先,退款事件深深影响了全国各大影院和电影院的神经,影响了电影安排,损害了收入。据报道,事故的最初发现者也是医院经理。他们渴望澄清事件的真相。

众所周知,自从互联网售票平台兴起以来,它给公众购买电影票带来了一些便利,但在一定程度上,它减少了购买电影院门票的人数。根据猫眼二月份的数据,网上售票用户的比例已经达到87%。然而,网上购票的便利也让更多的人加入了观影阵营,为电影院带来了新的用户。

应该说,《猫眼》和淘宝电影等在线电影售票平台正处于爱情状态,在电影院互相残杀。

然后这个事件再次考验了在线电影售票和电影院之间的信任线。

根据康利的说法,根据他们自己的数据和从国家电影特别基金办公室获得的数据,整个“五一”的退费率很高,除了《后来的我们》更为突出。然而,由于这部电影占总票房的80%,看到高退票率自然会刺激电影院的神经。

其次,对于猫眼、淘宝电影等在线售票平台,它们不再局限于票房业务,而是已经开始深入布局整个电影产业链,包括电影发行、投资和上游制作。

根据分析

然后我们会问为什么《猫眼》和淘宝电影会尽最大努力布局发行业务和整个电影行业的产业链,知道他们会陷入矛盾。

去年,《猫眼》首席执行官郑志昊在接受1亿欧元采访时提到,在电影票务电子商务的业务层面,已经基本看到了上限。现在,猫眼正在深入整个产业链,进行电影发行、电影和电视项目投资,以及电影数据营销服务。

近年来,《猫眼》发行了越来越多的电影,包括《后来的我们》、《驴得水》、《情圣》和最新的《羞羞的铁拳》,其中许多电影在票房上表现非常好。

与此同时,随着去年9月猫眼和光刻时代的战略合作,一个新的猫眼诞生了。在线电影售票平台进入了两者争夺霸权的状态,猫眼和淘宝电影的竞争越来越激烈。

今年2月,阿里影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范鲁元曾表示,2018年是淘宝电影的全面进攻时期,今年的目标是成为中国电影业最大的在线售票平台。对于第一种理解,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兼淘宝电影总裁李杰强调,其中一点是宣传和超越行业内的竞争对手。

上月,《猫眼》在此前合作的基础上,再次深化与微信的合作,不断拓展电影分销链。几乎与此同时,淘宝电影推出了互联网宣传平台的灯塔。据报道,灯塔为电影制片厂和宣传公司服务,包括视觉数据驱动、大规模资源分配和可量化的宣传效果。

conley还在研讨会上解释了猫眼在生产和分销领域的布局。他认为,在商业环境中,人们是否考虑做生意取决于他们能否在这一环节创造核心价值。他认为猫眼有这样的能力,可以进行创新来促进行业的发展。

Conley还承认,事实上,在美国成熟的电影市场中,电影公司无法进行发行和制作,同样,制作和发行公司也无法进行电影制作。然而,他认为,在中国目前的商业联系中,整个中国电影产业远远落后于国外,国内电影电视产业的成熟程度和订单水平也远不及美国。因此,他谈到了目前的情况,即每个人都利用自己的一些优势,按照法律法规开展独立的业务发展。这种情况将会存在,而且是正常的。

他有几个职位。在线售票平台应该如何管理自己?

5月4日,《猫眼》就《后来的我们》退款发表了第三份声明,非常明确地声明该事件是“对《猫眼娱乐》的有组织的舆论攻击”。它再次强调,“虽然退款率高于之前的数据,但由于各种因素的综合影响,这仍然是市场的自然反应,猫眼娱乐在此次事件中没有不当行为”。

并在声明中宣布“将对涉嫌诽谤和侵犯名誉的媒体提起诉讼”

看到这个,我不禁让大家觉得猫眼娱乐的公关有点太难了。既然我确信没有问题,我只需要提供足够的证据,这样谎言就不会被揭穿。

但是,正如我们前面提到的,猫眼本身就是一个矛盾,涉及太多的利益问题,当时无法提供令人信服的证据。

可以预测,在未来,兼具分销和票房的在线售票平台将处于非常敏感的位置。如何处理好自身,如何赢得电影院和用户的信任,如何维护电影业的公平正义,已经成为我们迫切需要思考的问题。

在访谈节目中,康利提到猫眼是一家以服务为导向的公司,现在它将专注于改进产品和服务,引入各种机制来尽可能地预防和避免类似事件。

其次,猫眼持有的各种数据应该更加透明,这样相关的合作伙伴才能获得更多的信息,增加他们的信任。

同样,将在产品和服务中提供更多新的和创新的服务。他认为,回归商业本质取决于价值多少

youtube.com

下一条: 三大举措见诚意!进博会上苏宁为国外品牌搭建优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