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渡口资讯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同程艺龙终上市,总市值近222亿港元!| 忆同程网求生记


文章作者:www.vivapinoy.com 发布时间:2020-01-06 点击:866



今天,继今年6月提交首次公开募股申请后,同城一龙终于在5个月后正式登陆香港证券交易所,成为太田的第一支股票。

同城一龙今天开盘价为10.78港元,较发行价上涨10%。以开盘价计算,同城一龙的市值为221.51亿港元。

桐城网和仪陇两家老牌在线旅行社于去年12月宣布合并。腾讯和携程目前分别是最大和第二大股东。桐城一龙依靠腾讯的微信和applet资源实现了快速增长,但其对腾讯流量的高度依赖也成为隐患之一。携程通过资本的力量将其竞争对手转变为合作伙伴,但腾讯作为桐城一龙和美团的重要股东,也使多方关系复杂化。

先锋国家(Pioneer State年前曾向桐城网创始人吴志祥做过封面报道,记录桐城网如何在巨人的攻击下生存下来,吴何志对桐城网的开拓经验甚至是一本教科书。

紧张、焦虑、如履薄冰。这是Tongcheng.com创始人吴志祥和携程、仪陇等其他行业巨头在“五年抗战”期间的亲身经历。携程的任何麻烦,一条花边新闻,都会让吴志祥的神经高度紧张。以国内上市为首要任务,要求利润,这是巨人看不到的“跳水”发展。

最后,Tongcheng.com决定暂时公开募股并“嫁给”腾讯。吴志祥想释放同一旅程中被压抑的潜力。“在这一轮融资后,我们将不再关注竞争对手的行为,而是关注两年内的用户体验。”吴志祥所谓的“融资”是指腾讯、于波和元和在2014年情人节宣布的5亿元投资。在国内传统在线旅行社领域获得最大单笔融资后,低调的桐城网络开始高调亮相。

避开巨人

吴志祥也是一位著名的老师。他毕业于苏州大学旅游专业并任教。他后来担任苏州一家旅游公司的副总经理。他于2001年进入阿里巴巴,最初是一名普通推销员,后来成为阿里的第176名员工。当时阿里巴巴正处于探索盈利模式的阶段,刚刚开始制造产品“中国供应商”。有很多想法和想法的吴志祥给马云写了一封电子邮件,提议做B2B业务,但他没有得到回复。

于是,吴志祥选择辞职,与5名同学和老师一起,拿出几百元在苏州大学一间10平方米的宿舍里创业。桐城在线成立于2004年,此后成为旅游业的小名人。两年后,当吴志祥站在《赢在中国》舞台上时,法官马云一眼就认出了他以前的下属。

马云当时已经成为互联网领域的知名人物。尽管向阿里巴巴学习,但也是B2B模式的吴志祥并不认为自己是互联网企业家。他明白互联网创业属于两类时尚人士:一类是李彦宏、张朝阳等对美国市场极其熟悉的海外归国人员;第二类人是草根精英,如蔡文胜,他们非常了解游戏规则和互联网底层用户的需求。然而,似乎只有远离互联网、住在苏州某个角落的人才会羡慕。

"当时,对于许多不知名的基层企业家来说,可能需要烧香才能见到熊宗(熊晓鸽)和马宗(马云)这样的大人物。"吴志祥从来没有想到他能有机会站在央视舞台的聚光灯下,与马云、熊晓鸽和闫妍等许多创建圈子的老板如此密切和频繁地互动。

“在参加创业竞赛之前,我对商业模式、创业精神、融资等一无所知。过去,我们看着新浪、搜狐、阿里巴巴等企业的融资和上市,就像一个卖火柴的小女孩,看着别人透过玻璃吃火鸡,这与我们无关。”吴志祥用“非常高兴,非常满意”来描述他在2005年之前开始B2B业务时的感受。

当时,在Tongcheng.com销售旅行社名片的B2B已经在行业中排名第一。“我每年仍然有多余的钱来支持我的团队。我不敢考虑B2C,因为我烧了太多钱。”

直到那时吴志才明白

2008年,随着苏州工业园区凯丰风险投资(现并入元和控股)的到来,吴志祥B2C的理念终于实现了。1500万元的投资将很快支付。这绝对是当时吴志祥的天文数字。他立即鼓起勇气。“这就像永远花这么多钱。你可以试试B2C模式。”

基层团队缺乏国际视野,根本无法理解外国商业模式。唯一可以清楚理解的B2C是携程和一龙,它们已经被列出。但吴志祥不想模仿携程的B2C,而是在原有B2B业务的基础上创新。也就是说,购买的酒店和机票直接卖给同一旅程中固有的20,000到30,000家旅行社。吴志祥明白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B2C,而是更像所谓的B2B2C模式。

他算了算:桐城有2万现成的旅游资源。即使每个旅行社在桐城每天只购买一个酒店订单,它也能每天成交至少2万个订单。这种模式的优势是:因为乙侧旅行社的资源已经比较雄厚,丙侧旅行社不需要推广,所以可以低成本运营。

经过半年的运作,吴志祥发现,由于对旅游业认识不足,看似合乎逻辑的业务不起作用。事实证明,在过去的三四年里,通过旅行社预订酒店和机票的业务早已遭到抢劫。其次,消费者的购买习惯已经逐渐改变,很少需要通过旅行社预订酒店。

在此期间,Tongcheng.com每天只有300到400个订单,远远低于预期。吴志祥的B2C尝试很快被宣布破产。我第一次从投资者那里拿钱的时候,我赔钱了。在2008年底清点完毕后,吴志祥极度沮丧。对投资者充满良好期望的商业模式刚刚开始探索,并进入了死胡同。就在那年春节过后,新年第八天,吴志祥焦急地等待着股东的到来。开封风险投资公司的林洪翔不仅没有抱怨,还给了吴志祥很多鼓励。

事实上,吴志祥描绘的“损失”只有100万元。这并不是他小题大做,而是这个数字完全超过了他当时的心理承受极限,在他看来这已经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因为从2004年公司走上正轨直到融资,桐城网B2B业务相对稳定,利润保持在收入的10%,没有亏损。

活动结束后,吴志祥总结说,除了在探索新模式方面存在的问题,融资确实有点快,B2C业务来得不是时候。汶川地震发生在1500万元资金到位后的第二周,随后是金融危机。旅游业对外部环境敏感,同一网络服务受到明显影响。

在被投资者松了口气后,吴志祥继续探索B2C。这一次,他们计划扩大他们的高端客户。因此,它完全符合携程和益龙的商业模式。唯一的区别是携程和仪陇除了酒店和机票还有其他业务,而桐城网的酒店业务才刚刚迈出第一步。

顾客来自哪里?与此同时,程开始学习携程,并向交通繁忙的地方分发名片。例如,派销售人员去阿里巴巴的在线商务会议上招揽顾客。其中也尝试了很多促销方法,但促销效果基本上是一个订单换100张卡,转换率极低。这时,吴志祥有点像一只毫无头绪的无头苍蝇。

大多数基层交通游戏

突然有一天,吴志祥做了一个让人们看起来很奇怪的决定。在公司所有员工中,他发起了一场“全面搜索引擎优化”运动,学习百度的搜索引擎优化技术。在互联网公司,只需要技术人员掌握的搜索引擎优化技术,但在同一过程中,前台、行政、销售人员等职位的员工被迫学习。当然,首席执行官吴志祥也不例外,“如果你不懂搜索引擎优化,就不要来我们公司”。

吴志祥会照他说的做。因此,在2009年整整一年,桐城网每周都有一个案例研究。搜索引擎优化知识来自书籍。学习之后,团队

可以说,当吴志祥到处寻找推广渠道时,他突然发现百度的营销推广是一条生命线。通过搜索引擎优化营销获得订单的方式在今天似乎非常普遍。但当时,携程和一龙没有注意。例如,携程已经通过最初的“地面销售呼叫中心”方法赚了很多钱。"让接待员学习搜索引擎优化对公司没有帮助."吴志祥后来坦白了。但他想告诉团队,搜索引擎优化是最重要的事情,代表着公司的未来。没有搜索引擎优化,公司就没有明天。他认为搜索引擎优化可能成为公司生存甚至扭转市场的一个小机会。如何与北方、上海、广州和深圳一线城市的互联网公司竞争?“我们只想把最简单的事情做得尽善尽美。既然我们看到互联网可以带来订单,我们就要用一生去做。”

起初,该公司有100多名全职搜索引擎优化人员,其中许多是刚从大学毕业一两年的学生。截至2012年底,该公司700多名员工通过了持续一年的搜索引擎优化考试,并将搜索引擎优化的重要性植入骨髓。毫不夸张地说,当时的桐城网站应该是一家所有员工都知道搜索引擎优化的在线旅游公司。

吴志祥说得非常清楚。“他们的目标是每人投资3万元,但他们必须赚5万元才能进来。只有这样,公司才能生存。”当时,他的想法是把1500万元的融资全部交给百度。那一年,桐城网成为百度旅游网站广告最多的公司,高于以“激烈的营销努力”闻名的屯留。

2009年底,桐城网实现收入3000多万元(不含B2B),亏损少。一年后,零售额达到1亿英镑。这时,吴志祥惊喜地感觉到,“土坝路”桐城网有一天会成为一家时尚的互联网公司。因为他们在搜索引擎优化和付费推广方面做得很好,尽管公司发展迅速,但并没有亏损。在某种程度上,搜索引擎优化确实成为了当时公司唯一正确的出路。

当酒店业务发展到一定阶段,吴志祥也开始尝试预订机票。因为发行的机票数量不多,所以当时的机票预订业务没有引起携程的注意。然而,在2009年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机票预订都处于亏损状态。吴志祥向机票团队发出了最后通牒:再过一个月,如果他们不赚钱,总共会有40多人被切断联系。

当被迫绝望时,团队的最终潜力在一个月内被激发和逆转。机票业务的突然复苏让吴志祥大吃一惊。用他的话来说,“这个团队咬紧牙关做了这件事。”从那以后,同一旅游网络的门票数量迅速上升到每天2万张,成为仅次于酒店的第二大业务线。后来,它逐渐成为公司最赚钱的业务。

吴志祥大吃一惊,他不知道当时的机票业务实际上损失了大约400万到500万元。根据当时几个伙伴的心理承受能力,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杀死他们。只是在那个时候,因为会计不知道如何区分几个业务线,这本书显示他已经赚了钱。后来财务部告诉吴志祥,是最初的B2B业务和酒店预订贡献了大部分利润。

“所以,非常感谢我们的财务,幸运的是我们当时没有一个清晰的账户,否则公司会切断票务项目。”虽然机票业务幸存下来,但吴志祥可以理解基层企业家的无知和无助。“我们的第一个收银员连支票都不会写,哪会做账?”

由巨人抄回来

在携程、仪陇的眼里,做着高度相似的生意,桐城网确实有点绝望。然而,无意中发现的互联网推广渠道已经成为桐城的生命线。看看携程当时,通过保持“鼠标水泥”的经典商业模式,携程一直是行业的领导者。所谓“鼠标”主要是指通过呼叫中心完成订单预订。

2004年,携程网通过呼叫中心完成了70%的业务订单。2009年,携程还投资2亿元在南通建设了第二个呼叫中心,被誉为亚洲最大的呼叫中心。目前,携程的呼叫中心雇佣

相比之下,同程网络根本不需要成本高昂的呼叫中心,而是典型的低成本运营。他们只需要在C端努力吸引顾客进行在线预订。吴志祥的方法非常聪明,和消费者玩回扣游戏。顾客不需要给桐城打电话,只要进入酒店后在桐城网站上发表评论,就可以拿回现金。“例如,在同一次旅行中,酒店将把佣金返还给50元,而我们将返还给消费者30元。消费者获得现金,并为同一旅程贡献内容。”

吴志祥称之为“网上预订审查返回”模式。这是一个如此简单的商业逻辑,以至于同一旅游网络上的酒店预订量和机票预订量将长期保持高增长。现在看来携程的呼叫中心服务首先满足了商务旅行者更方便预订的需求,而同样发电量的互联网预订模式首先满足了对价格相对敏感的个人旅行者的需求。

但是这并没有让吴志祥感到轻松。因为当吴志祥在2009年推出“全搜索引擎优化”时,恰好携程的两条主要产品线家酒店和航空公司预订被选中。他心里很清楚,抢劫携程和仪陇就像鸡蛋抵石头,后果很严重。

在创业时,一些在线旅游公司,如去哪里和Tuniu.com,经常选择避开巨头,寻找市场缺口,走携程的侧道。然而,同样距离的网络选择了强硬,这似乎有点放肆?对此,吴志祥的回答是:“我不敢考虑其他产品线。因为小公司非常弱小,没有能力教育市场。”当时,与程签约的方式也很特别。将与携程和易龙签订合同的酒店从名单中剔除,然后一个接一个地给它们打电话。“因为我已经和携程和一龙签约了,所以我没有很多渠道和他们签约,”这是说服酒店的最好理由。

当时,程先生谈到的4000多家酒店都依赖于电话合同。吴志祥认为这样一个教育市场的成本非常低。因为tongcheng.com一直计划在中国上市,所以成本控制非常严格,不允许每一步都有任何进一步的损失,“没有多余的钱用于销售和商务旅行来讨论酒店。”与携程相比,该链接还为同一网络节省了大量地面销售人员成本。

他早就意识到“网上预订评论回复”的方法很聪明,但携程和一龙很容易察觉。此时,桐城网络在老板们的眼里发了一笔小财,再也不敢说出来。到2010年,尽管同一家公司的收入增长了3倍,超过1亿英镑,但与携程的34亿英镑相比,这并不是一个数量级。或许携程在当时已经很舒服了,忽略了小公司的商业模式。后来,这种商业模式首次被艺龙网模仿。

这一次,艺术龙就在附近。自2008年以来,它一直在寻求与程的合作和资本运营,但都被拒绝了。2011年,一龙直接模仿同样的过程,采用同样的网络营销方式。在强大资本的帮助下,它的力量远远大于同一个旅程。更糟糕的是,每次仪陇发大财,它都不得不高调宣布酒店的增长已经达到携程的几倍,不断刺激行业领导者。

最后,携程在2012年醒来。首先,他们不遗余力地购买百度关键词和360网站导航,以增加互联网订单的比例。愿意花1500万元,这对同行来说是不可能的,在360次竞标中买一个关键词。当时,同一旅程的报价只有500万元。虽然携程不知道底价,但它愿意给出一个绝对高的数字,并愿意承担损失风险,这表明了它接受流量的决心。

另一方面,鉴于仪陇最强的业务,酒店预订,激烈的价格战,不断提高现金回报。有趣的是,Tongcheng.com第一次打出的“回头客”最终成为携程在价格战中反复攻击竞争对手的利器。大哥和二哥相持不下,排名第三的同一个线路网受害最深。2012年,桐城酒店业务增长率从3倍降至30% ~ 40%。但是f

2010年,桐城看到了预订景点门票的机会。在解决了典型客户苏州5A景区周庄后,桐城开始陆续与其他景区签订合同。经过一段时间的试水后,他得出结论,景点门票业务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并且增长足够快。在这一点上,吴志祥肯定最终会找到携程和仪陇没有做过的生意。

"如果你不能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离开,市场可能对你关闭。"

在确定方向后,吴志祥做出了一个令整个公司难以理解的决定:解散所有年利润稳定在1000万元人民币、桐城网一直依赖的B2B业务部门,并将它们纳入新成立的B2C景点门票部门,也称为“B2C整合”。当时,国内没有多少公司经营景点门票业务。许多人对这项新业务的光明前景没有信心。即使是五个想法一致的创始人也开始不同意。

但是作为首席执行官,吴志祥非常坚定。吴志祥无法忘记部门解散时一群人痛哭流涕的场景:100多人被拉到大会议室,观看了许三多《士兵突击》离开连长的经典片段后,一个接一个地向景区票务处报到。“你知道我当时有多坚决!”

吴志祥做出这样一个决定的原因很简单:B2B可以做到这一点,但它永远不会做太多。此外,公司在初创时期的资源极其有限和宝贵,必须投入到最有价值的东西中。他对桐城和携程:的模式有着清晰的分析:“我们的团队是极其草根的,甚至连游击队都没有。而对方全副武装,拥有数十亿元储备的“美国装备”,去了非常正统的“黄埔军校”,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我们是一群长征刚到延安的土包子,没有足够的食物和衣服。一个人几乎有五发子弹。“

不是吴志祥的谦虚。那时,“敌人和我们自己”之间确实有很大的差距。2011年,携程的营业额为35亿元,但在B2C3转型的3年中,只有2.5亿次相同的旅程。

”解散B2B让许多同事想不通,也有道理。但是我们真的没有那么多时间犹豫。我们必须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做出调整,以打击景点门票市场。“在“业务连续性整合”之后,拥有150多人的B2B业务最终只剩下十几个人。

吴志祥决定了一个新的方向,很快就找到了凯丰风险投资,并获得了2000万元的第二次融资。同一旅程的票务一直在低调发展。吴志祥将尽一切可能让竞争对手忘记同样的旅程,而该公司从未敢去媒体进行宣传。为了寻找增长的缺口,吴志祥暗暗高兴,同时也非常担心被携程和仪陇阻止。

在此期间,他们也一直在用心观察携程的一举一动。幸运的是,大哥没有直接参与景点门票业务。当时,首席执行官范敏只以天使的名义投资了家新公司驴妈妈。这对吴志祥来说容易多了。至少他不必直接和携程竞争,携程是“无敌的”。桐城赢得初创公司的可能性非常高,因为他对团队的离线执行、专注和勤奋基因充满信心。

2011年,在线旅游线路途牛也开始售票。这让吴志祥又有点紧张,因为头牛筹集了美元,烧了更多的钱。这时,桐城网共筹集了3500万元。后来,让吴志祥心头又一块石头落地了,头牛只做了不到一年的直接拆票生意。此时,Tongcheng.com已经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充分发挥了其吸引人的门票业务。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2012年,周边游占国内在线旅游度假市场的26.6%,年增长率为93.6%。年交易量约为56.5亿元,以21.8%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携程和绿马分别位列第二和第三,其市场份额分别为9.5%和6.4%。而在同一旅程的净营业额中,景点门票服务的贡献非常b

桐城网在初步确定“求异内精”的战略后,确实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艾瑞的报告显示,2012年第四季度,桐城网络的收入规模占中国在线旅行社总收入的5.8%。其市场份额连续四个季度保持增长趋势,与业内“第二大”仪陇的差距正在迅速缩小。

但毕竟,吴志祥最强的对手是携程,它比自己强10倍。自首次融资以来,桐城一直将国内上市作为重中之重。虽然其利润高于其他在线旅行社,并连续三年处于大规模盈利状态,但其发展一直低迷,投入控制相当严格。2011年,桐城开始创业板上市的筹备工作。2013年,桐城已做好上市准备,向证监会申请在创业板上市,并收到中标通知书,但新股发行处于完全停滞状态。

如果你等待a股重启首次公开募股,你将错失发展休闲旅游和移动互联网的机会。2013年初,携程投资部找到桐城讨论资本合作。吴志祥认为仪陇和携程不是最好的谈判对象。“如果进行资本合作,可能会解放我们的几个创始股东,这相当于出售公司,但相当多的同事肯定会合并到同一个类别。”

此时,已经“沉睡”了5年的携程网欢迎梁建章回归,业务重心开始向移动端倾斜。吴志祥也隐约意识到总体宏观环境正在悄然发生的变化。休闲度假旅游市场迅速崛起,周边游市场份额逐渐增加,消费者需求不断变化。百度投资的地方,阿里和腾讯也相继推出了自己的旅游业务,尽力抢占移动互联网的入口。马奥尼科姆和琼瑶等传统在线旅游公司也专注于移动客户。

但是到了四月,吴志祥还没有恢复过来,突然感觉到了历史上最大的危机。携程网高声叫嚣将斥资2亿元打造中国2年内销量最大的景点门票电子商务平台,正式将门票渠道纳入携程网核心业务领域之一,并高呼“只为第一销量,不为赚钱”的口号。这意味着,在同一旅程中苦苦挣扎的景点门票业务将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吴志祥早就意识到这场战斗迟早会到来,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打了多年仗的携程和仪陇第一次结成联盟,直接将价格战引向了同一个旅程。如家突然宣布终止与合作近十年,然后汉庭开始孤立同样的过程。在吴志祥看来,幕后的“黑手”很可能是携程,携程与汉庭和贾茹有着“密切的血缘关系”。此后,价格战也蔓延到了机票业务。此时,Tongcheng.com不再能够默默地赚钱。

携程的另一个策略是发动一场“偷猎”战争。在苏州工业园区桐城网的对面,携程租赁了一间占地500平方米的办公室。据说它的主要职责是以比同一条路线高几倍的工资挖走同一条路线的雇员。吴志祥不得不承认,这是第一次这两个巨人同时正式交火,而且同一趟旅程非常被动。

吴志祥面前有两个选择:等待国内上市?还是快速大规模再融资?毫无疑问,你不能两者兼得。五位创始人开始斗争。

2013年7月,公司组织员工攀登黄山。吴志祥将公司的核心管理人员集中在一个大会议室,并指出两种方式:第一,先上市,第二,再融资。再融资的道路极其危险,但它将极其令人兴奋。先上市相当于直接过上相对舒适的生活。57名中高级经理必须在10分钟内做出选择。通过微信群,答案以一对发给了5位创始人。

最终结果

吴志祥真的很想赌博。他不愿意仅仅是一家普通的能赚钱的上市公司。如果目标仅仅是赚钱,那么每年盈利1000万元的B2B就不会在那个时候解散。市场空间足够大,团队的思维也足够统一。如果童诚没有机会全力以赴在市场上竞争,吴志祥会非常遗憾。一向低调行事的吴志祥有一种主动迎接挑战的冲动。

当然,他也理性地预测了突然终止首次公开募股可能带来的弊端:一旦公司选择继续融资,多年来发展起来的精细竞争方法将会改变,一切都将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如果损失10亿或20亿美元,后续资金将无法跟上,企业可能会死亡。然而,如果它尽快上市,它将错过机会,在未来的竞争中面临更大的挑战。只有成为细分领域的第一人,我们才能生存。

没有首次公开募股的限制,吴志祥决定全力以赴。“下一步是找投资者谈钱,多少钱,你打算怎么办?你确定要做什么吗?”2013年10月,桐城宣布从中信银行获得20亿元信贷,主要用于无线业务的拓展。同时,桐城将继续致力于“一站式”自助旅游平台的不断完善和用户体验的提高。目前,寻找投资者的工作正在进行中。

出人意料的是,2013年底,当桐城还处于融资阶段时,携程围绕景点门票对桐城发起了更猛烈的攻击:成立了专门从事票务业务的地面服务部,聚集景点和供应商召开“门票合作大会”,并再次强调“门票不求赚钱,而是以市场份额为第一”为首要目标。面对携程价格战的挑衅,Tongcheng.com被动参战。“双向战争”已经扩大到数百甚至数千个景点。一向以景点门票为核心业务的驴妈妈没有放弃。这时,战争局势逐渐形成了“三国杀戮”的局面。

门票价格战在哈尔滨冰雪世界景点中最为激烈。携程网逐渐增加了对景区门票的返还。300元的原价比携程网高峰期的票价高,母亲愿意给游客12元。每张票高达288元,现金返还金额为283元。如此高的回扣引起了黄牛的注意。对此,吴志祥的策略是先投资4亿元,但现金回报总是低于携程的5元/张。这样做的好处是,大量票贩子远离同一个旅程,选择用携程网订票。价格战破坏了景区的价格体系。从中获利的是黄牛。消费者并没有真正受益。”更有趣的是,桐城也“利用这次火灾”,以黄牛党的身份从携程网购买了1000张门票,获利颇丰。“小企业应该找到更聪明的方式与巨人竞争。他们不应该愚蠢到比任何人都花更多的钱。”吴志祥说,桐城网不应该主动发起价格战,资金应该尽最大努力使用。

在媒体战方面,携程比桐城好。该网站多年来一直不愿向媒体曝光,并大肆宣传携程新的景点门票业务增长速度是桐城的40倍。对此,吴志祥表示携程发布数据的方法相当奇怪。“首先,它的增长率不可能是同一过程的40倍。其次,即使40次是正常的,因为它最初可能一天预订100张票。如果有一天突然预订了4000张票,那么它会增加40倍?同样的旅程,最初的30,000张票是一天预订的,但今天预订了100,000张,增加了三倍。”

然后携程发起了一系列价格战、媒体战、人才战和资源战。"你从哪里知道去年底会有这样一场血战?"当时,吴志祥正忙于融资,携程的行动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坦率地说,同一个程翔无法用自己的力量击败携程."吴志祥经常开玩笑说,“财务总监的工资相当于我们财务部100多人的工资。它能和o相提并论吗

再看看腾讯。2012年在桐城投资数千万元后,腾讯将把桐城网连接到腾讯旅游频道。双方有合作基础,对桐城网抢占休闲旅游和移动终端的潜力持乐观态度。吴志祥表示,与腾讯的成功“联姻”,除了腾讯提供的足够想象空间外,还与双方的互补有很大关系。“腾讯拥有强大的在线能力和产品能力,同一流程的基因在于有线环境下的强大执行能力。”

吴志祥认为百度的投资是一个里程碑事件,行业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了。在线旅游业不再由携程网主导。携程的竞争对手不再是桐城和头牛这样的初创企业,而是英美烟草。

事后,吴志祥叹了口气:“老板发动了价格战,我们被竞争对手挖走了。如果当时融资不解决,桐城网将非常被动。幸运的是,今年年底,与腾讯、于波和元和的融资安排基本敲定。此后,将很快支付5亿元。

当时,桐城一直以国内上市为目标,依靠精细化运营,所以对内部分销的要求很高,这导致其移动侧的发电量比竞争对手整整晚了18个月。

吴志祥说,经过三年的努力,桐城网已经成为机票和周边游预订市场的第一名,占据了70%的市场份额。

春节后的7天内,将近200万人获得了门票和周边游预订,是竞争对手的5倍。“婚后”,桐城将有足够的勇气应对价格战。他们的目标是拿到景点门票,加强周边游国内外旅游业务,争夺“休闲旅游”市场的第一名,并尽快突出手机产品的差异化。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下一条: 同程艺龙终上市,总市值近222亿港元!| 忆同程网求生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