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渡口资讯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十年磨一剑,电子行业的风采与隐忧


文章作者:www.vivapinoy.com 发布时间:2020-02-09 点击:1416



如果我们看看上半年和下半年,上半年是5G部门,这是上海电气有限公司和深南电气有限公司飙升的市场,而下半年是消费电子行业的表现,当它回到顶部。

那么,今年电子行业经历了什么?

二。外围纠纷、自主控制和5G

2019年上半年,外围纠纷和华为事件的演变起伏不定,技术周期仍处于下行底部,整体需求较低。

然而,在这样的背景下,科技自主性和可控性被提上日程,5G成为当之无愧的起点,华为产业链被资本市场聚焦。

为什么?

自中美事件以来,科技产业一直是攻击的焦点。外部争端从两个方面影响国内电子行业:首先,关税推高了产品成本,增加了美国出口的压力,挤压了利润率;其次,美国限制电子产品的出口,这直接损害了中国电子制造商的经营。由于华为是国内电子产业链中的重要客户,华为事件的发展对电子行业的发展和投资机会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因此也吸引了投资者的广泛关注。

华为全球采购量巨大,因此美化供应链,以国内产品替代是大势所趋。华为在许多领域拥有世界领先的技术,但在硬件方面,一些手机芯片领域仍需从国外购买。在软件方面,电子设计自动化(EDA)工具都由美国公司主导,在中国或其他地区没有替代供应商。随着中美周边纠纷的不断发生,未来华为供应链的美化和国有化将是大势所趋。

因此,5G机会下的国内替代已经成为资本市场的主要逻辑,华为在加强自我控制方面的资金的确非常快。

最近,两家公司拆除了华为的Mate30系列手机,发现整个手机完全没有任何美国制造的部件。在禁令发布之前,华为购买了芯片,旨在保持手机与Qorvo等美国公司的网络信号相连。类似的芯片也从天合工程和华为自己的海斯部门购买。自禁令颁布以来,华为已将日本村田纳入其新的零部件供应商。同样,华为停止从博通购买无线网络和蓝牙芯片,现在依靠自己的芯片。

当每个人都意识到“缺乏核心”比“缺乏石油”更可怕时,这种预期和组合的结果是领先目标的惊人增长。例如,截至2019年初11月25日,电子行业增幅最大的是卓胜伟(705%)。

但是,为什么是卓胜伟?

根据彭博数据,2018年华为供应链中来自美国的半导体产品主要包括存储芯片7.58亿美元、射频芯片7.08亿美元、光学芯片1.92亿美元、模拟芯片1.61亿美元、中央处理器芯片4700万美元、功率集成电路3200万美元、图形处理器2200万美元、触摸集成电路1300万美元、现场可编程门阵列1100万美元、电子设计自动化设计工具960万美元等。未来,这些领域采购订单的转移将为国内半导体相关企业带来替代机会。

在上述领域,射频芯片是用大量资金购买的,这也是最有可能被国内产品取代的领域。目前,虽然全球手机射频前端仍以美国企业为主,但中国有许多高质量的设计企业已经实现了射频领域的大规模生产,如卓胜伟、瑞迪科、韦杰创新、韩天霞。

对于射频设备行业,从产业链利益的顺序来看,第一个利益是通信基站的射频,第二个利益是通信终端的射频。与通信基站的射频相比,移动终端的射频产业高度集成。核心屏障位于射频芯片中(即技术屏障相对较高),定位率相对较低。因此,未来几年国内替代存在增长逻辑。

通信业的射频产业

利润:CAGR 15-18年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高达72%和145%,毛利率和净利润分别高达50%和25%以上。

如果2019年上半年是5G基站(上海电力/深南/艺声)对高频和高速印刷电路板的需求激增,以及半导体行业和国内替代逻辑的复苏,导致威尔、盛邦和赵一等价格飙升,那么在下半年,随着主要制造商旗舰机型的发布,尤其是苹果11和Airpods的超预期,消费电子行业开始见底回升。

3。苹果手机11和Airpods正在出售

没有多少人会在不知不觉中意识到苹果今年的股价上涨了75%。

过去,人们质疑苹果手机缺乏创新,但忽略了苹果手机定价策略的重要变化、苹果11的销量超出预期、可穿戴设备业务的增长以及内容生态使苹果股价再次上涨的力量。

手机市场的股票竞争,4G到5G的过渡阶段,最有效的市场策略是什么?由于5G目前还没有被广泛推广,预计如果5G真的至少要在2020年下半年之后推广,那么5G的市场需求现在就不那么迫切了,但是更换4G股票的需求仍然存在。因此,在将4G引入5G的过程中,苹果的目标是推出一款市场上性价比最高的4G手机,不仅在价格上,而且在性能和服务上。

从长远来看,苹果正在努力通过创建硬件和软件服务的闭环来构建内容生态系统。因此,在商业战略方面,苹果已经开始降低价格,降低部分苹果硬件利润,以确保苹果销量的增长,因为只有通过销售更多苹果手机,苹果创造的内容生态才能产生更多收入。

服务收入的增加带来了估价的增加。从投资角度来看,2016年的估值中心是10倍,现在是20倍,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市场对苹果从硬件公司向服务公司逐渐转型的认可。

苹果手机销量的提高推动了苹果的供应链。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机场,超出了预期。

例如,我们可以看到,由于TWS渗透率的提高,李勋精密的股价今年上涨了3.5倍,成为苹果产业链中当之无愧的多头股票。目前,苹果是李勋最大的客户。利用切入苹果供应链的机会,该公司扩大了产品类别。目前,包括直线电机、LCP天线模块、音响产品等在内的许多产品已经切入苹果供应链,也是苹果无线耳机AirPods的组装商。

苹果是TWS耳机的创造者。展望明年,安卓TWS已经到达了转折点。你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过去,安卓手机一直找不到,安卓tws在连接稳定性和低延迟方面可以和airpods媲美。今年,罗达在7月、高通在9月、华为在9月实现了技术突破,大大提高了安卓tws连接的稳定性和低延迟,这是安卓TWS行业技术的转折点。

从出货量的角度来看,市场现在预计今年的销量约为6500万台,明年为8000万-1亿台。苹果手机的年销量为2亿部,即tws占手机销量的一半。安卓手机销量达到每年12亿部。虽然价格在699到6999之间,但tws的价格也在99到1199之间,所以安卓TWS的出货量将在2到3年内达到6亿台,是苹果的6倍。

安卓TWS才刚刚开始,拐点已经到来,这将为整个产业链带来至少两倍的空间。

4。“股票游戏的痛苦”有些人这样描述:在电子黄金十年,中国离富士康只有半英尺远。

中国的电子领导者,其中一半以上低于4%的净利润红线。

事实上,中国的电子工业在过去的十年里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是仍然存在着大而弱的症结。主要原因是高技术、高利润率的上游材料、设备等领域牢牢掌握在美国、日本和韩国手中。中国要实现突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例如,2010年,盛瑞科技成为苹果的供应商之一,并一度成为苹果最大的声学设备供应商。2011年,戈尔开始向苹果公司供应电声设备,主要是麦克风、耳机、扬声器等设备。2011年,理光精密凭借其在连接器领域的深度积累,首次进入macbook内部连接线供应链,随后相继进入金属外壳、无线充电模块和音响设备供应链。

李勋的介入给其他声学制造商带来了压力。2018年,高尔股份收入同比下降7%,净利润同比下降60%,股价同比下降60%。戈尔的传统优势产品麦克风、扬声器和其他精密零部件,被“新进入者”大量抢走,导致收入同比下降4.23%,毛利率下降3.39%。

End

科技行业经常如此,它孕育了很多机会,充满了最大的不确定性。此外,周期变化非常快。投资者需要密切关注和跟踪行业的变化,以尽可能消除不确定性。

是机遇还是泡沫?有时候这真的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以进入华为供应链的自主可控芯片领导者卓胜伟为例,与全球射频交换机领导者Skyworks和QORVO相比:

卓胜伟虽然增长更快,空间更大,但从18年的数据来看,其收入仅分别占QORVO和Skyworks的2.5%和2%,但其目前的市场价值分别是QORVO和Skyworks的51.5%和35.6%。

电子行业目前的情况是,虽然有强有力的政策支持,产品研发和国内替代也在进行中,但目前的重点主要是中低端产品,高端产品在短期内替代的可能性很小。从目前国内华为供应链相关公司的实际水平来看,他们暂时没有实力参与市场竞争,基本上无法与海外公司相比。

虽然差距很大,资本市场仍然愿意给这些公司足够的溢价,因为只有当更多的中国电子企业进入高附加值产业链的上游,中国电子产业才能避免做大而不强的尴尬。

中国科技股,这是一个增长最快但波动性更大的市场。不可否认,我国科技产业在起步阶段落后于西方,但竞争力正在迅速提高。在未来十年,科学技术产业将“在28年分裂”,强者将保持强大。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敢于对这些中国企业进行再投资。

来源:钛媒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下一条: 精准脱贫需完善考核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