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渡口资讯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书与自由 人与书的彼此拯救


文章作者:www.vivapinoy.com 发布时间:2020-02-07 点击:951



原标题:保存书籍和自由人与书籍

《偷书人》

作者:大卫费希曼译者:姚李荣

版本:西苑出版社2019年1月

1943年7月有一天,小凯特要去做运动。他在街上拦住一个人,拿出一支烟,问道:“你要生火吗?”对方点点头。所以他掏出手枪,朝头部开枪。

kittel的身份是纳粹党卫军的二级队长。他经常站在犹太人区的门口,负责检查进入犹太人区的犹太人是否藏着食物、土豆或一些面包。巴德施默克凯奇金斯基排在缓缓前进的队伍中时,他和那些吃土豆的人一样害怕。我们知道头部中枪不会导致第二个结果。不同的是,他仍然坚定而兴奋,因为他藏着袖珍版《妥拉》和其他四本小书。队伍向前行进,仿佛死亡即将来临。突然,有人说,凯特已经进入了一个住宅区。团队迅速涌入大门,施默克紧随其后,再次成功:首先,避免被射杀;第二,把一些书转移到秘密掩体。

大卫菲什曼在七年内写了《偷书人》,讲述了这样一个秘密的历史,一个施默克偷书的故事。

在德国占领维尔内乌期间,大量犹太人被送往树木繁茂的波纳尔,在那里他们变成尸体并不断堆积。自然,这远远不够。这些犹太人仍然有书和他们的文化。这是无法忍受的。因此,纳粹政府设立了罗森堡国家总部来掠夺欧洲文化财产。抢劫犹太文物是该组织的“特殊利益”。30%被掠夺的文物将被送往负责“犹太人研究”的人手中,他们的目的是从着作中找到足够的证据来证明“犹太人的堕落”。剩下的70%只会被送往垃圾焚烧炉或造纸厂,然后变成灰烬或白纸。两者之间的共同点是没有文字。简而言之,纳粹不仅想要犹太“人”的消失,还想要抹去地球上犹太“文化”的痕迹,不留痕迹。

可能有太多的人和文化需要处理。德国人太忙了。在1941年第一次文化掠夺后,他们在维尔内乌建立了犹太人定居点。猝死一直很常见(40,000人正在慢慢减少到不到20,000人)。幸存者更痛苦,他们必须找到生存的方法。饥饿只是一种威胁,精神崩溃更加痛苦。在“稳定”时期,犹太人建造了医院、医疗服务、学校和图书馆,这是年的一个偶然奇迹。

图书管理员是一个叫赫尔曼克鲁克的人,他是“波兰最受尊敬的图书管理员”。他徒步穿越荒野,从华沙逃到了维尔内乌,并意外地接管了紧凑的图书馆。他进入殖民地的第一天,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因为他把书从垃圾桶里拿出来,“并试图抓住被风吹走的几页”。是他在意识到书籍、宗教物品和艺术品将再次被洗劫后,决定偷书并建立地下收藏点。

克鲁克成为偷书贼的决定无疑是由于学者对文化连续性的责任。他也可能会对那些饥饿的人仍然需要阅读的现实感到震惊。更令人惊讶的是,在1941年10月的“清洗”后,注册读者减少了,但增加了几百人。统计显示,78.3%的借书是小说,17.7%是儿童文学,4%是非小说类作品。那些爱情小说和犯罪小说及时地展示了文学最基本的功能,为受苦的犹太人提供了一个想象中的避难所。在那里,他们可以获得酒精中毒的麻醉感,暂时忘记头旁的枪,避免精神崩溃。有些人从书中获得精神上的丰富,但只有少数“成熟的读者”能做到。

因为书籍可以在战争中救人,施默克人保存书籍的意思是归还。或者更确切地说,人和书就像两个人一起生活和死亡,互相覆盖。当然,他们这样做并不是为了自己,因为他们没有忘记自己随时会从世界上消失的命运。他们看到的是未来,“只是想为未来的人们做点什么。”

短期的未来同样困难。当苏联在1944年7月从德国“夺回”维尔尼乌时,这些书和它们所代表的犹太文化仍然不受欢迎。他们在另一种意识形态下成了偷书贼。

这些书有些被走私到波兰,有些被运到美国,但也许有些不那么幸运,散落在各个角落,如垃圾场。这也没关系,只要它不被送到焚化炉或变成白纸,它的价值仍然存在。更重要的是,“总会有一个孩子在垃圾桶里捡一本书。我是这样一个孩子。”许多年后,布罗斯基(生于1940年,犹太人,1987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在《一个不温和的建议》年说道。

写一篇文章/张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负责任的编辑:

——

下一条: 深耕内容付费布局 百度网盘超级会员新增权益Pan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