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渡口资讯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自动驾驶出租车上路,你敢坐吗?


文章作者:www.vivapinoy.com 发布时间:2020-01-13 点击:1923



自动驾驶出租车,上路。

投资界(微信账号:Pedaily 2012)报道,9月26日,百度在长沙宣布无人驾驶出租车车队Robotaxi的试运营正式开通。阿波罗和一汽红旗联合开发的首批45辆“红旗电动车”机器人团队已经在长沙部分开放测试区开始试运行。从现在开始,普通长沙居民可以登录阿波罗官方网站申请种子用户身份,并有机会试驾。

"出租车司机应该被解雇吗?"这一次长沙开放机器人工厂进行试运行,这是中国的首例。在此之前,在美国只有瓦莫、佐伊(Zoox)和欧特克(AutoX)获得了机器人轴飞行员执照,自动驾驶仪仍然很少见。

自动驾驶仪正式上路,网民们惊呼,“我没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到来”。

这在中国还是第一次。

百度自动驾驶出租车来了。

从直播视频中可以看出,乘客进入百度机器人后,后座前有两个屏幕。你只需点击屏幕,车辆就可以开始自动驾驶旅程。

照片来源:百度官方微博

行驶过程中,百度机器人轴不仅可以根据路况智能变道,还可以判断周围车辆的行驶状况,自动避免近距离超车。如果行人过马路,闯红灯,百度机器人会减速刹车,礼貌地避开行人。

照片来源:百度官方微博

报道称,用于试运行的百度机器人轴是由百度机器人轴和一汽红旗联合开发的“红旗电动车”。第一批45辆汽车,以阿波罗自主驾驶技术为基础,在自主驾驶软硬件、生产线前产能、车内人机交互、安全冗余保障和云车队管理等方面进行了全面升级和优化。

百度机器人还配备了汽车-道路协调系统。汽车内部屏幕将实时显示当前路面上行人和汽车的信息。它还可以显示驾驶员从车内驾驶员的角度看不到的盲区,甚至可以提前预测交通灯的变化和等待时间。所有这些都让百度机器人对各种路况更加敏感。

照片来源:百度官方微博

同时,为了保证乘客的安全,根据政策法规的要求,百度机器人将在驾驶位置设置一名安全员,最大限度地保证乘客的安全。然而,仍有大量网民担心无人驾驶汽车的安全:“不敢坐下。”

据了解,此前在美国只有Waymo、Zoox和AutoX获得了机器人轴试运行许可证,长沙的机器人轴试运行在中国尚属首次。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你获得商业许可证还是试用许可证,它都只限于一个特定的公园,远离真实场景。百度机器人试用的范围也仅限于长沙智能驾驶示范区。为了帮助实现自动驾驶,长沙建立了一个135公里的城市开放试验道路网。

虽然它已经进入商业试验阶段,但仍不知道自动驾驶仪何时真正着陆。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德意今年6月表示,出现了小规模的无人驾驶商业案例。自驾车经历了“科研探索期”,现已进入“产品潜伏期”,即“从1到10”。然而,这个阶段将会很长。按照他的预期,自驾车的大规模生产将在2060年进行。

自上而下:近年来,从被风投抢劫到被内讧打垮。

自2016年以来,全球范围内出现了对自动驾驶的风险投资热潮。

2017年,国内自主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风险投资者纷纷涌入。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百度的自动驾驶“四金刚”都离开了他们的工作去开创自己的事业。倪开创是第一个“自动驾驶”的人,他经营着河多科技。百度深度学习研究所前副院长余凯创立了地平线。百度智能驾驶前总经理王锦创立了池静科技;百度前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在他妻子创建的自动驾驶项目驱动人工智能中持有股份。

《连线》杂志曾经报道说有更少的

然而,好时光并不长。由于自动驾驶公司都是初创企业,它们的管理并不完美。而员工的构成基本上是技术背景,面对随之而来的巨额融资,不可避免地会头脑浮动。Roadstar于2017年5月在硅谷成立,一度受到投资者的高度期待。在百度的光环下,三位创始人童仙桥、计量和周广从成立之初就赢得了数千万美元的天使轮投资。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样一个明星企业由于三位创始人的内讧而分崩离析。

这不是国内汽车驾驶公司第一次发生争执。池静也是一家自动驾驶的总公司,由于王锦的离开,也经历了动荡。经过一些变动后,池静科技实际上分成了三家公司,即更名后的文远智行、前副总裁杨庆雄创办的木悦科技和前CEO王锦创办的中智行。

此外,由吴恩达的妻子、机器人专家卡罗尔赖利和他的几个学生创建的驾驶人工智能曾经是自动驾驶领域的明星初创企业。但自今年2月以来,有许多关于卖淫的报道,最终被苹果证实为“雇佣了几十名来自驱动ai的工程师”。这不是一个体面的结局。

随着许多初创企业离开,这股自动驾驶热潮逐渐变得冷清。

获取演示以“欺骗”获得高额融资

下一步如何生存?

在此之前,许多自动驾驶公司声称能够在2020年左右实现商业着陆。基于这一预期,这家自动驾驶公司受到了风投/私募股权基金的高度赞扬,其估值也大幅上升。

但是目前,自动驾驶的商业化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2018年底,自动驾驶公司WAYMO的CEO约翰克拉夫西克(John Krafcik)也承认,自动驾驶技术非常困难,L5级自动驾驶的最终阶段是一种不合理的期望,甚至是不必要的,是对创业团队和投资者的一种消耗。

“一些项目最初能够获得高额融资,因为他们擅长演示,但是他们中的许多人确实上路了,而且技术仍然达不到标准。”一位人工智能投资者提到。由于现实不如预期,风投/私募股权基金对自主驾驶的热情也远不如以前。

众所周知,自动驾驶不仅是一个技术密集型行业,也是一个资本密集型行业。除了招聘技术人员,我们还需要购买各种设备,如车辆和雷达。由于融资困难,许多初创公司转向物流、环卫车辆、矿山、港口、机场、公园等特定领域和特定用途,成为自动驾驶企业的新动力,以实现更快的商业着陆。

例如,在物流领域切入自动驾驶的车英科技定位为“汽车仪表、面向大批量生产、L3”自动驾驶。然而,公司成立后从L1和L2智能卡车开始,先后签署了第一批客户,启动了第一条运营线。

即使是汽车驾驶企业的领导者瓦莫,也有困难。在其背后,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每年捐赠10亿美元。即使生来就有一把金钥匙,韦莫也开始出口激光雷达,为家人赚钱,并寻求海外投资。

显然,对于更多自动驾驶的初创公司来说,在征服星海之前走得更远更实际。

[这篇文章最初是投资界写的。网站转载必须在文章开头注明源投资社区(微信公众号:Pedaily 2012)和作者姓名。微信转载必须在文章评论区获得授权。如果出现违规行为,投资界将调查其法律责任。】

youtube.com

下一条: 《天乩》白夭夭舍命救许宣 “宣白夫妇”忍痛斩情愫